因为一名6岁女童,今天加拿大人都穿橙色上衣

6岁的Phyllis Webstad在第一天上学时,兴奋地选择了一件橙色上衣,然而这件新衣却被无情地脱下,之后再也没有看到过。
 
23_155545946.jpg

 
这是在1970年代初的加拿大,Webstad是家中第三代入读卑诗省威廉斯湖镇(Williams Lake)寄宿学校St. Joseph's Residential School的原住民女孩。

那时她还是一个孩子,并不知道出生于原住民家庭,意味着要被迫接受一个毁灭其身份的教育制度。

今天,她在一份声明中说:“橙色一直提醒着我,没有人关心我的感受,我觉得自己一文不值。我们所有的孩子都在哭泣,没有人关心。”

从1880年代至1996年最后一间寄宿学校被关闭,加拿大寄宿学校迫使约15万原住民、伊努特(Inuit)和梅提斯(Metis)族的孩子参加由教会经营的机构,以便“从孩子开始灭绝印第安人”(take the Indian out of the child)。
 
23_16024D59.jpg

 
1922年,位于西北地区的一间寄宿学校儿童手拿“Goodbye”的拼写字母。

这些原住民儿童在寄宿学校普遍遭虐待,很多孩子在恐惧的生活中长大。加拿大真相与和解委员会于今年6月提交了一份题为《加拿大的“文化灭绝”》的调查报告,指出寄宿学校制度抹去了整整七代印第安人的族裔认同,是加拿大历史上黑暗的一页。

委员会成员在报告中提到:“至少有3200个被送进寄宿学校的孩子再也没能回家。死亡的学生中有几乎三分之一连名字都没有登记,有四分之一没有登记性别,有将近一半没有记录死亡原因。这里面的屈辱,极度的悲哀,父母的创伤,你们能想象吗?”
 
23_160315240.jpg

 
1941年,住在寄宿学校的伊努特儿童在夏天也不能回家。

至于Webstad,她花了整整40年时间,重新找到自己的身份,反抗种族主义和欺凌,她的标语是“每个孩子都重要”(every child matters),并且用橙色展开宣传。
 
23_160400418.png

 
2013年9月30日,Webstad在威廉斯湖组织了首个橙色衬衣日(Orange Shirt Day),以示加拿大寄宿学校对几代原住民家庭和社区造成的伤害。

此后的每年9月30日,加拿大人被要求穿上橙色衬衣,以示支持。
 
23_160426250.jpg

 
加拿大各地的学校都开始组织学生们参与橙色初衣日的活动。
 
23_1604394U.jpg

 
Webstad说:“当我在寄宿学校时,我并不知道自己的历史。” 现在,她感到十分高兴,因为从学校,到原住民保留地,到商家,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这场纪念和和解的活动中来。
 
来源:加国无忧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问吧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