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大教授反“中(变)性”言论激起众怒,和平抗议最终演变成街头斗殴,是肆意抹黑、是别有用心?

近几日的多大校园可谓一片宁静,学生们大概可以分为两批人,一批是正在复习midterm的,另外一批是正在去考midterm路上的。总之,大抵上的气氛十分衬托即将到来的万圣节,诡异而哀怨。
 
ONLINENEWS_Free_speech_rally-STEVEN_LEETHE_VARSITY-Wide_shot_of_Free_Speech_Rally-1080x720.jpg

然而昨日午时分,SS门口却忽然形成了聚众抗议的姿态,各电视台也派了记者和抗着小钢炮的摄影大叔前来“活跃气氛”,看热闹不嫌事大。几句话带过,此次事件的导火线在于多大心理学教授Jordan Peterson前些日子在一则视频中发表的“反中性、变性”言论。在发言中,这位资深心理学导师阐述了自己关于“中(变)性人”(transgender & non-binary)的看法,他认为“除了男人和女人之外,不应该有其他的选择”,“无法对这些群体的人使用例如‘they’这样的词语,因为这是用来形容正常人群的传统英文”。总而言之,Peterson教授发表视频源自于对“小土豆”特鲁多在上任后推行的C-16法案的不满。在该法案中,法律通过了对于跨性别人群权利的保障,即所有的transgender、non-binary人群都将受到加拿大人权法案以及刑法的保护,和普通人群一样。
 
这一个充满着不和谐语言的视频很快传遍多大校园,特别是来到了多大Transgender和Non-Binary student club的耳旁。如此一来,校园这个充满了各个小群体的社会自然而然地汇聚到一块,为了反对Peterson教授此番言论而聚集抗议。此次活动本身的定义为“Free Speech Rally”,是一个应该自由、和平并且有秩序的游行演讲集会,事前也得到了校方的允许,看上去一切都是朝着“你乱说,我反对;你伤害,我怼你”这样一个比较peaceful的方向而去。翻开过去几次学校里大的游行,诸如闹的很大很激烈罢工,也不过都是声势浩大但是和平有序,口调一致。抗议者发出统一声音并且言论正确、没有乱七八糟的杂音。
 
然而,然而就在昨天的游行活动中,围观的人慢慢开始发现了气氛变化之诡异。起初还是正常的诉求发声,该举牌的举牌、该发传单的发传单、该喊口号的喊口号、该接受采访的采访去。但渐渐地,人们突然发现这个和平的氛围中忽然出现了别的声音。“种族歧视”、“反对xx党”这些三杆子打不着的话题开始涌现在发声者中,后来就连一些完全不是transgender群体中的人都跑进了游行中发生。如果你不是身临其境,真的可能会以为这是在开批斗会大乱炖,场面一度失控并且开始偏离主题。根据现场学生Connor Johnston的描述,游行抗议者到了活动后期干脆“争抢着麦克风大声嘶吼,到处遍布噪音”、“秩序杂乱无章,导致其他有真正诉求的人无法表达自己的想法”。
 
此后,现场的活动中开始涌现出了更多“二次元跑来的闹事者”,他们有的人穿着支持“地狱天使摩托车俱乐部”的T-shirt进入人群,有一些人干脆戴着象征着德国纳粹的铁鹰项链大吵大闹,还有甚者居然带着三只狗就来到会场,并且当众大喊“我们需要更多Michael Brown’s!”这种口号(2014年被美国密苏里州被警察无辜枪杀的18岁黑人少年)。
 
到了这里我们不难发现,在昨日的活动中,原本的正确诉求游行已经演变成了一场大杂烩的闹剧。无论是transgender人群也好、还是那些别有用心加入游行的闹事者也好,两派最终嚣张跋扈的对峙造成了游行朝着暴力的阶段发展。据一位现场的当事人描述,原本游行示威中的他突然遭遇了一位不知从何而来的男子的袭击,愈强夺他手中正要粘口号牌子的粘合剂,两者便因此发生了推搡,后者更是用手紧紧勾住游行者的脖子,直到警察赶到才被分隔开来。不仅如此,此后的游行中双方更是误触了SS大楼的火警,导致在楼内上课和学习的学生被紧急疏散到街上,直到消防员到达后才解除了警报。而这一来一去,场面更是混乱不堪。
 
最终,活动混乱的升级使得警方不得不出动人手控制场面,并最终决定强行终止这一场偏离了正轨的闹剧。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原本正常的游行抗议会演变成嘈杂无序的骂街大会,后边更是差点变成街头斗殴。为什么会有闲到不行的人想要搭进一场不属于自己圈子的集会,而那些从中捣乱的人又是做何居心?究竟什么才是真正的言论自由、人身自由?
 
根据Peterson教授昨天接受各大主流媒体采访的回答,他表示自己并不后悔当初在视频中发表的言论,他依旧坚持着自己的观点,反对C-16法案。但这并不是就等同于Peterson本人就是一个反对黑人、反对同性恋的“非主流”人士,抛开教授的身份来说,这难道不就是一个自由的社会人发表的自由言论吗?反对中性可能会带来极大的争议、涉及人权,但因此而禁止其发声,不也是一种不尊重人权的手段吗?
 
jordan-peterson-metro.jpg.size_.custom_.crop_.1086x723_.jpg

在结尾,我想用同是多大教授A.W.Peet的一句话来总结,在谈到这次造成的争议,Peet教授可以说是最有发言权的人。不仅仅他是多大的终身名誉教授,更是因为他是non-binary的一份子。“Academic freedom is something that protects people who we believe to be odious conservatives as much as it protects people we believe to be awesome progressives”。Peet教授认为,即使Peterson带来了此次很大的风波,但是他最终还是多大的教授,不应该因此被革职。诚然,言论自由保护着我们每一个人,无论你是古板的保守派还是激进的革新者,无论你发表了怎么样让对方厌恶、憎恨的言论。但作为人权,你有权发声,发声的权利必须受人尊重,更不要说这是一个敢于站出来直面批评的反对者。
 
我认为,起码他敢说、敢担当,在明面里做一个被人批评的反对者,也好过活动里那些作恶的小人要强的多。
 
蜀黍横版签名档.png

问吧原创版权句.jpg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问吧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