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在人人打老婆的年代,如何跟姑娘讲道理?丨不正经历史

from:杜绍斐
 
 众所周知,直男总会出现三大错觉:我没喝多,我能反杀,她喜欢我。微博、知乎上关于直男约姑娘的话题常说常火。直男花样约姑娘的失败经历,也是各大社交网站百聊不厌的热门话题。

至于直男兄弟们被诟病最深的一点,无疑是「热爱跟姑娘讲道理」。

中国人一向喜欢讲道理,比如鲁迅先生,平生致力于给全中国人民谈人生讲道理。但即使是鲁迅,也从不跟姑娘讲道理。今天杜少的第4篇「不正经历史」,聊聊直男先锋鲁迅先生的撩姑娘秘籍。

最近后台看到一位小哥的留言,想让杜少我帮忙分析一下:

「我昨天和新认识的一姑娘聊了3小时,结果她晚上到家就把我删了!」

「不明白,真不明白!她一直抱怨最近工作不顺利、同事给她穿小鞋,我立马看出肯定是她工作态度、方法有问题!我认真分析了3小时,从职场学讲到巴菲特,再讲到巴洛特利,完事她居然把我删了?怎么有人这么不思进取?」

在杜老师看来,这道题有一个明显的陷阱,叫做转移注意力。比起姑娘是否不思进取,问题关键在于你讲什么慷慨激昂的大道理。
 
WeChat_Image_20170614190607.jpg

男人给姑娘讲人生道理是非常严肃的过程,剖析问题永远视角尖锐、逻辑严密。一瞬间鲁迅胡适李大钊陈独秀附体,宛如一位拯救无知少女于水火的伟人。

但你肯定不知道,即使那位擅长批判国民劣根性、以骂醒中国人民为己任的鲁迅先生,面对姑娘时却会变身情话帝王:一句话三颗糖,能把姑娘甜出糖尿病。

跟姑娘讲家国情怀人生道理这种蠢事,鲁迅真不干。


1.
 给姑娘起昵称 

撩姑娘的学问,直男需要跟先生学习很多,既要学习方式方法,更要学习先生对待姑娘的态度,一个昵称就能看出你到底有没有用心。

「我很稀罕你」这件事,有那么多种文艺的表达方式,鲁迅选择最有效的一种:起昵称。刚开始跟心爱的姑娘许广平写信聊天时,鲁迅直接叫人家「小鬼」,足以媲美今天的「宝宝」了。

后来许广平参加女师大运动,被人说是害群之马,鲁迅觉得这名字很有意思,又满怀爱意的叫许广平「害马」。许广平立马明白鲁迅在讽刺坏人,心里立马暖洋洋的:还是树人懂我!
 
微信截图_20170614190625.png


后来两个人关系更亲近,昵称自然也要更进一步,比如「乖姑」。许广平性急,锐气十足,鲁迅又昵称她为「小刺猬」。许广平觉得鲁迅像白象一样独特、另类,也昵称他为「小白象」。

在爱情面前,鲁迅不再是那个怒斥「男人跟禽兽差不多」,怒斥中国人都是「禽兽」「牲畜」「强盗」的民族斗士,变成了直男的爱情导师。手把手教直男,如何用昵称达到跟姑娘水乳交融的效果。

2.
 能说好听话,绝不讲道理 

说回直男爱讲道理这一茬。姑娘说今天心情不好,直男就说你人生观不正确。姑娘说同事今天欺负我,直男就说你怎么不会处理职场人际关系。

看到你这么牛,鲁迅先生都快笑出声了。大到古代皇帝,小到中国人的脸,没有鲁迅不敢批评的。看到大家因为纸币贬值,疯狂兑换银元,宁愿折价还抢破头,就想到中国人极易变成奴隶,骂遍所有「坐稳了奴隶」的中国人。可一旦面对喜欢的姑娘,鲁迅立马就不犀利了。
 
WeChat_Image_20170614190630.jpg

 
请各位观众老爷好好学习鲁迅先生都跟姑娘聊些什么:

首先,无论大事小事,一定主动汇报。出门坐船不晕船要汇报「昨天也有人躺下不能起来的,或者我比较的不晕船也难说。」吃火腿要汇报「云南腿已经将近吃完,是很好的,肉多,油也足,可惜这里的做千篇一律,总是蒸。」拔牙不疼也要汇报「拔去一齿,毫不疼痛。」鲁迅深深懂得:在姑娘面前,所有鸡毛蒜皮的小事都不是小事。

除了汇报,自嘲也是哄姑娘开心的秘籍之一:「忽然大睡,呆头呆气得很。」上课都不忘表忠心:「听讲的学生倒多了起来了…女生共五人。我决定目不斜视,而且将来永远如此,直到离开厦门,和害马相见。」
 
WeChat_Image_20170614190637.jpg
 

哪怕感情遇见挫折,也不用大道理和人生观开解姑娘,而是简单一句:「看现在的情形,我们的前途似乎毫无障碍,但即使有,我也决计要同小刺猬跨过它而前进的,绝不畏缩。」这要放现在直男身上,必须要先花2小时分析利弊,再花2小时鼓励姑娘坚强勇敢度过难关。等他讲完道理,已经变成人群里最亮那只单身狗。

沟通,最重要就是说人话,动不动就教育姑娘「挫折是成长的磨刀石」,鲁迅先生在打你的脸你听到了吗?


3.
 从姑娘的角度思考 

多数情况下,当直男对面坐了一个姑娘,他立刻就能从中关村吃外卖的码农,变成朝阳区少女灵魂导师。满嘴不是「我认为」就是「我觉得」,不但要求姑娘认真聆听,还得适时给予反应和掌声。

相比之下,鲁迅先生之所以能成为灵魂导师,就是因为他从来不自以为是。

他的辅导对象一般是「自诩爱国的中国人」「互相捧臭脚的著名文人」「坐稳了奴隶的人」…辅导群体广度和深度,远比朝阳区少女导师高级多了。但在姑娘面前,他从不觉得自己说的那点事很重要,反而三句话不忘关心姑娘。
 
WeChat_Image_20170614190644.jpg

 
如果鲁迅在千里之外出差,他也不忘记体贴许广平:「我现在只望乖姑要乖,保养自己,我也当平心和气,度过预定的时光,不使小刺猬忧虑。」讲完自己出差的辛苦,必然想到不忍姑娘受苦:「不知道刺猬可能如此大睡,我怕她鼻子冻冷,不能这样。」不断跟姑娘拉近距离,显然比夸夸其谈的直男,更招待见。

一旦姑娘有所反馈,马上停止叨逼叨,给予鼓励和关心。许广平回信说自己路上遇到熟人,鲁迅立刻回信:「你路上有熟人遇见,省的寂寞,甚好,又能睡得更好,我希望你在家时也挪出些功夫睡觉,不要拼命写、做、干、想…」360度无死角花样关怀姑娘生活,比现在直男动不动就让姑娘喝热水高级多了。

在那个年代,愿意听鲁迅讲道理的文艺女青年能从鼓楼大街排到鼓浪屿,但鲁迅从不跟姑娘乱讲道理,反而说的都是最普通的人话,讲自己的生活,更关心姑娘的生活。
 
微信截图_20170614190709.png
 

你一定没听过鲁迅关于男女之事的名言,比如:爱情是两颗心真诚相待,而不是一颗心对另一颗心的敲打。

这句话正好适用于今天广大的直男灵魂导师们——

他们从来没意识到:当自己谈论大道理时,其实正在疯狂敲打姑娘,最终成为一名「聊天终结者」。

事实上,爱讲道理的直男往往都是失败者。他们在领导的重压和同事的排挤中,总结出一套没用的蠢道理,迫不及待讲给姑娘听,然后在讲道理的过程中享受人生导师一般的自我满足感。

说到底,无非是通过侮辱姑娘智商,达到自我满足的目的而已。

大家都是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谁缺你那点做人的道理。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问吧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