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华裔医学精英自杀:是什么让如此优秀的他被医学制度抛弃?

他一直是一名优秀的学生,用3年时间完成4年本科学业,成为一名优异生从多伦多大学毕业,考入加拿大数一数二的医学院麦克马斯特大学。

然而,上天却对这位英俊貌美的华裔学子特别苛刻,两次申请住院医生被拒,他在质疑大学官员和职业顾问拒绝的理由后,又努力寻求法律途径,不甘于失去自己多年来当医生的愿意就这样白白落空。

可惜,坚持了那么久,最终,他留下伤感的字条,结束了自己25岁的年轻生命。

是什么让他放弃了一切努力?
 
23_122123A4.jpeg
 

天生我才没处用



Robert Chu在他的遗言中,透露了自己对住院医生制度的缺陷感到失望。从医科毕业生到住院医生,是成为一名加拿大医生的最后一步。

近年来,加拿大医科毕业生被住院医生制度淘汰的人数一年年增加,不仅让政府损失了教育和培训未来医生的巨额拨款,更是让一批全国最优秀的学生陷入职业和个人发展的危机。

Robert在2016年4月18日的信中写道:“没有住院医生职位,我的学位就没用了。我辛苦努力的医学课程、用心实践的面试和考试技能,学医以来超过10万元的学生贷款,将全部归零。”
 
QQ截图20170617144748.jpg

根据住院医生制度,各省政府基于人口需要作出评估,确定加拿大17间医学院的招生名额,以及从医科毕业生中招收住院医生的名额。

以安省为例,去年住院医生名额缩减了25名,前年缩减了50名。但安省卫生部在回复中说,安省医生人数增长将快过人口的增长,至2025年,每年增加650名医生。

Robert第一次被拒是在2015年,当年有近3,000人申请住院医生,他是被拒的39人中的一人。去年,他再次被拒,被拒人数增加到46人。

今年,全国被拒人数达到68人,其中35人来自安省。
 

制度令人失望


 
加拿大医学系协会负责人Dr. Geneviève Moineau说,这些学生聪明、学有所成,却成为旧制度的牺牲品,很多人因此出现严重的健康问题。

他也提到了Robert的悲剧,称事件已经震动了加拿大的医学教育制度。

据报道,Robert Chu出生在多伦多,在Burlington和纽约州Amherst长大。他以三年时间完成多大的本科学业,2012年进入麦克马斯特大学医学院。
 
QQ截图20170617144810.jpg

他的母亲Clara Chu说,这是他的愿望,他花了太多时间和精力,甚至在高中时,他就给自己定下了一个的目标图线,他对自己的要求和目标都很高。

在医学院的最后一年,Robert开始紧张的住院医生申请,打算做一名放射科医生,并按这个方向接受培训,甚至在医学期刊上发表多份论文。然而,在申请和面试过程中,他成为1.4%的淘汰者之一,实际上,是申请人挑选的专业与大学挑选的申请人不相符。

Clara说,他在学术上没有任何问题,不明白哪里出错了,唯一的可能是他的课程太广,没有更集中。
 
QQ截图20170617144825.jpg
 

我真的做出过抗争


 
失望之余,Robert又下决定第二次申请,这一次,他的目标是精神病学和家庭医生,他以为这些专业可能竞争少,名额多。

可是这一次他却被质问:“你去年申请了放射学科,又写了论文,我们认为你并不专注于精神病学。”

又一次落榜了。这次,Robert开始反抗这一选拔制度,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令他感到气愤的是,加拿大住院医生制度还有不少国际医学生的名额,往往是留给那些没有考上加拿大的医学院,转而赴加勒比、爱尔兰和澳洲的学生。

他在信中写道,“我很气愤这一制度的不公。加拿大医学院的招生人数过去十年,以每年100%的幅度持续增长,而住院医生的名额却不变,现在甚至减少了。”

Robert还申请通过《信息索取法》查阅他的申请如何被处理,是否有错,并约见律师研究对策。
 
23_12252N12.jpeg
 

一代精英走向陨落



然而,他的家人一直都没有关注他的精神健康,忽略了他的情绪。母亲Clara说,Robert很坚韧,一直都相信自己能做到,无论任何事。

Robert在信中说,他厌倦了申请和面试,厌倦了把自己出卖给住院医生制度的评判官。

去年9月,在一次家庭旅行后,住院医生申请程序重新开放,而Robert却在这时,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时也,命也。如果制度上没出现问题,如果Robert的心里再强大一些,如果他的家人及时的关注了他的精神健康,或许这位年轻优秀的华裔医师就不会这么早的离开这个世界。

但如果毕竟只是如果。
 
我们总是希望会出现转折,可是生活哪有那么多转折。


 
(来源:加国无忧,问吧微信 wenba-ca)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问吧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