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老师就是语文老师,寥寥数语就让人甜到不行。。。

微博@白白白云诗

我班上有两个男生,一个瘦瘦弱弱白白净净,另一个不是很高但自带“我很凶”气场。我很凶刚开学的时候表现为上课爱睡觉,还老睡在人家白白净的胳膊上。
我一眼瞪过去,白白净就特别委屈地把我很凶弄起来。
经常这样,有时候搭电梯也看见我很凶在白白净身上睡觉,他到底是有多爱睡

今天我上课的时候提问背诵,一看我很凶又在睡觉,老娘就气不打一处来,我就阴险地说,白白净,你来背。
白白净是每次提问都惊恐起立,间接把我很凶的头甩在桌子上了。
全班都想笑然而和我一样忍着没笑。
然后就背采薇嘛,昔我往矣杨柳依依那个。
我觉得白白净是会背的,就是害羞,自带惊恐buff,背一句惊恐一下。然后大家就听见一个很低沉的男声在他下面提:彼尔……维常……彼路……君子……
兄弟你醒了啊?
白白净就又冤枉又窘迫,明明会背还被动作弊,提到“雨雪霏霏”,底下那个念的是“与雪霏霏”,上头那个就忍无可忍,特别幽怨地怼了一声“浴雪霏霏!”
下面就不吭声了。
班里一片暗笑,我也想笑。
我说“讲了十八遍的音你也能读错,好意思给人家当提词器呢?”
我很凶若无其事,拿书盖脸。
我说你别再睡了,下节课就是你背。
 
课间我在办公室喝水,看见白白净把我很凶拽到走廊上去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就是有点惊讶白白净居然拽得动我很凶
也对,他那个细条胳膊天天扛着我很凶的头,可能隐藏了我们都不知道的洪荒之力。

第二节课我很凶背书,全班莫名其妙地一脸期待。

白白净就很担忧地坐在下面惶恐不安,举着书想提又怕我。
我自己都没想到,我很凶特别流畅地背完了。
哎呦不错哦。 
我说可以啊,背得蛮好。
我很凶迷迷糊糊地说,我天天给他提,我自己都提会了。
真的,白白净当时!一瞬间!耳朵都红了!
两个人表情都很微妙,一本正经地拿着书,也不睡觉了,坐得像两根木桩。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我怀着复杂的心情说:行了,看下一篇,静女。
匪汝之为美,美人之贻。
也不知道课文怎么这么会凑趣。
 
 
QQ截图20171012145721.jpg
已邀请:

阿初 - 一个脱离了高级趣味的人

赞同来自:

十六七岁的少年,光想想都会感觉到阳光,年轻真好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问吧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