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奈我喜欢海,你却喜欢浪。

来源:无故事
 
 
 01 

你见过那种分手之后,头也不回就走掉的人吗?

你经历过次次的失望积攒到满额的绝望吗?

有人形容深爱过后的分手,宛如宰断左右手,也仿佛身体被掏空了一半,好久也找不回来。

有些人会一直刻在记忆里,即使忘了他的眼眉,忘了他的声音,忘了他的笑容,但又被提起的那一刻,回忆泛滥在无间的心浪里,风起云涌。

张嘉佳总结的好: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适逢其会,猝不及防。故事的结局总是这样,花开两朵,天各一方。

若碰着一个常在海边走的男人,哪有不湿鞋的女人。

幸运只是沾湿衣角,不幸即是被巨浪吞没,万劫不复。

贝儿用“坎坷”二字来形容自己的情路。她的初恋不早,在20岁,他们相识于朋友的生日聚会。他是看似风趣幽默却句句隐藏着油腔滑调的男人,贝儿不知中了什么邪偏偏好这口。

她属于不幸却又幸运的那个,差点被吞噬卷入深海窒息的瞬间,她怀揣着满盆绝望离开了海岸。一方不爱了,另个人定会感觉的出来,奈何是初恋,贝儿假装还有余地不肯面对罢了。
 
WeChat_Image_20171221212547.jpg


谁又不是边忍边爱,沦得卑微的下场。

贝儿本身走的慢,从前男友都是搂着她的肩跟随她的步伐,如今却嫌弃她太慢撑着伞先走雨天落得贝儿一身湿;贝儿在他生日买了一条几千块的围巾,他收到却一脸不开心苛责贝儿不知道他冬天生日收到最多的礼物就是围巾;

贝儿和他在车上闹了矛盾,他生气的把车切换成sport模式深踩油门,本想发泄不料一个转弯雨天路滑,车在深夜空旷的马路上旋转了好几个圈差几厘米撞上人行道上的大树,贝儿惊魂未定他没担心一句转眼跑下去看新车有没有事,原来卑微的下场就是连台车也比不上。

是不是不爱了,做什么都变成错的?

差点出车祸的那整晚,贝儿在他的骂责下一夜无眠。

第二天,贝儿的心凉了,更痛的是她看见了初恋的手机证实了自己的猜想,他出轨了。她收拾好行李,离开了他们曾经的房子,不出一礼拜的圣诞夜贝儿在撕心裂肺的哭喊里度过看着曾经深爱的人和另个女人过节的照片。

那一夜,贝儿踏遍了每一条自以为属于“他们的路”,单薄的外衣被边走边哭的泪水浸湿,晚风刺破心角冒出被稀释地滋滋血水声,我已无法边走边爱,而你挡住人山人海。

原来所有的冷淡早就是场蓄谋已久的谋杀,挥舞着被爱的大刀,理直气壮的砍断了残存的最后一滴热血,玩腻了就像丢个垃圾那么轻松。
 
WeChat_Image_20171221212555.jpg


 02 

《重庆森林》里说:其实了解一个人并不代表什么,人是会变的,今天他喜欢凤梨,明天他可以喜欢别的。

心如此高深莫测,枷锁着我们的罪过。

贝儿花了半年走出曾经的雾霾才开始新的社交,但那些过去化缩成一根刺卡在喉咙里,拔不出只能花花力气咽下去,留下一个疤。

她的第二任是个玩心很重的男生,流连红灯绿酒但每次都会把贝儿带在身边一起玩。

从分不清6个6要不要开的一张白纸到战无不胜的骰子女王,从喝一杯混杂冰红茶的伏特加就躺卡的白开水女孩到千杯不醉的夜店小野猫,从恶心烟味的干净少女到吸烟姿势游刃有余的妩媚女子,贝儿蜕变成了一个玩咖。

他俩每天厮混游走,在酒精的催化下迷醉在一起了大半年。

贝儿虽说变成低段位玩家但心始终在男友身上,突然有一天,男友提了分手,剩贝儿一个人傻傻的懵着。
 
WeChat_Image_20171221212600.jpg


分手的理由很简单,他觉得贝儿变了,不是以前的她了。

有一些人,把你拉出深渊,自以为抓紧了一颗救命稻草,确是一朵食人花。吞噬本来的灵魂,涂上一层漆黑的蜡,再推你入悬崖,摔得粉身碎骨。

说爱的是他,说不爱的也是他。

一个月后,他们相遇在同一张桌子上,前任带着一个说话都会面红心跳的女孩出现了,像极了原来的她。他细心的帮那姑娘夹菜、挡酒,用贝儿教的方式呵护女友,却舍得贝儿染得一身腥。

以为变身成你爱的模样,却是自己的独角戏。

余春娇说:“我喜欢一个男生,他抽烟,我想跟他有共同话题,所以我也抽烟咯!后来有一天他跟我说,我要戒烟了,我问为什么,他说他喜欢的女孩不喜欢他抽烟。他的烟戒掉了,可是我没有。”

被玩腻的就像个喷嚏在作对,无论春天如何灿烂,冬日一样会准时到来。

有时很心疼贝儿,扯着爱情的旗帜大步冲向朝阳,却在盲目的感情里跋涉而去。贝儿的喉咙又多了一道被刺划过的痕迹,有些伤口无论是否继续和那个人一起,都不会好的。

人生,就是不停的错位。

无奈我喜欢海,你却喜欢浪。
 
WeChat_Image_20171221212603.jpg


 03 

很喜欢张敬轩的那首《我的天》,好似道出残破的爱情所有的疑问。

为何恋爱可以当做吸过半支烟,随时不太高兴将那烟蒂放一边。

为何分手可以当做将细软搬迁,临行给我一句失去感觉我的天。

有一些隔绝在人与人之间的东西,可以轻易的就在彼此间划开深深的沟壑,下过雨再变成河,就再也没有办法渡过去。

海与浪虽属一片天空,却很是不同。

一个幻化泡沫,一个夹杂尘沙,融不在一起。就像两个不会手语的哑巴在比划,却怎么也拨不着心中那根有音色的弦,也是徒劳。

那个永远也看不明白的《大话西游》见过这样的一段话:
至尊宝挖开了自己的心,看到了紫霞流在那里的一滴眼泪,毕竟曾经沧海过。五百年又五百年,兜了一个大圈子又回到了原地。没人能战胜命运,而人的尊严却在抗争中得到了肯定,人的情感也必将不朽。“生亦何欢,死亦何苦”,大彻大悟。

他爱你你爱我我爱他,千古无解的方程,爱而不得的故事太多,本着性子就是那句不合适。

少了那个他,就少了个让你撕心裂肺的人,无奈他是你的软肋也是你的铠甲,

但有一种爱叫做我爱你与你无关,亦与我无关。
 
WeChat_Image_20171221212608.jpg


紧箍咒,圈住海平面与天空相壤的爱情圆角,困住花样年华的激情四溢,抛向虚无的空间。

不是“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的牵绊折磨,而是云烟总过眼,留下生活的琐碎和坚韧化做个性的圆圈,不是同路人。

一望可相见,一步如重城。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可是对的人啊,

不需要你翻山越岭,总会漂洋过海来看你。

他会像紫霞仙子那样气贯云霄地说:

“现在我郑重宣布,这座山上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的,包括你。”
 
WeChat_Image_20171221212611.jpg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问吧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