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爱之名下藏着多少的汹涌和心思,我们永远猜不到

我家前面曾经有个游泳馆,叫做采青游泳馆。

每逢春夏,游泳池就会注水开张,秋冬就放水成为旱冰场。但我最喜欢的,还是它春夏时的模样。男人女人,暴露的保守的,黝黑的雪白的,什么样子的身体,站在我家阳台上都可以尽收眼底。

不知从哪一年开始,游泳馆里的孩子越来越多。常五六人一排,站在池边。然后由身后一个精瘦老头,挨个将他们踹下水。小孩落水后,有的会很快扑腾地露出脑袋,有的就没什么章法,所以剧情很快会从喜剧转为动作,精瘦老头会立即跳进池中,挨个将那些“笨蛋”倒过个儿来。

小孩向来不固定,常十天半个月,就换一波人。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老头的游泳课是免费的,孩子想来就来,想走即走。但老头几乎日日都在。每年夏天,从游泳池注水那天起,直至放水,从不缺席。所以老头黝黑发亮,赤裸着上身泡在水里的时候,活像根枯木。

一次我经过游泳馆,恰好听到老头和售票员起了争执,原因是游泳票又又又涨价了。老头声嘶力竭,售票员爱答不理。我没有留步看热闹,只是回到家后,趴在窗户上,四处打量寻找那截“枯木头”到底进来了没有。

后来发现,他还是出现在了池边,正冲着一个学游泳的男人指手画脚。

那个夏天,来采青的人越来越少,但寥寥几人中,必有那个怪老头。再往后,偌大的泳池里,更是常只剩他一人。一旦更衣室的方向有人影,老头就一定会兴奋的攀在池边,兴冲冲的望着。

我和老头唯一一次交集,也是发生在那个夏天。当我正百无聊赖地趴在柜台上搜寻泳池中的新鲜面孔时,突然撞进了老头的眼里。老头先是一愣,然后咧嘴,朝我摆摆手,指着消毒水味儿的泳池,比划着游泳的姿势。

他想教我游泳?

我不敢回应,匆匆翻下柜台。彼时的我只剩下偷窥被撞破的尴尬和害怕。

依旧还是那个夏天,采青放水之后,再没有注水。脚手架和钢筋被搬进了泳池。机器轰鸣下的尘土气息,替代了往日浓重的消毒水味。高矮胖瘦的男人女人,各类花色的泳衣泳裙,再也不会出现,万花筒一样的泳池光景,让我来不及告别就戛然收场。

半年之后,我搬了家,采青也摇身一变成了农贸市场,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但经过采青的时候,我还是会想起那个老头。偶然一次和我妈提起他,我妈叹了口气,说老头用心良苦。

“用心良苦?”

“我记得,当年他儿子好像就是为了救人,才给水卷走的。”

听了这话,我没作声。但却小心翼翼地怀念起了那个夏天。

酷暑,微风,泳池。宛如枯木的老头,和趴在三楼阳台上的女孩儿。

“孩子,下来学学游泳吧,对你有用。”

“怎么跑了?觉得我是坏人?”

“我…是个父亲啊。”



以爱之名下藏着多少的汹涌和心思

我们永远猜不到
 
6ff69b13450b4420bb828ee64ff7a770.jpeg

 
微博@牛奶Monica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问吧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