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有好几个微博热搜,是我一手操控的。”

提起水军,你第一时间会想到什么?

我想到的是:前两天“荣登”推特热搜的 China bot (中国水军)、高呼“哪家明星不打榜”的“粉丝自来水”、淘宝上明码标价 2000 元 10 W+ 的点赞量......

“实话实说,公众对于水军的认知,还停留在五年前。”听到我的回答,前资深水军团队大佬,老邪说道。

老邪的微信头像是一个藏在阴影里的男子。脸颊两侧的长发掩住了面孔,像戴了帽兜的食死徒。

这很符合他的自我介绍,神秘又自信。

在正式和老邪聊天前,我以为他不过是几个 QQ 群的群主,手下掌管着一批兼职刷帖的小喽啰。

但他告诉我:“刷粉、评论、点赞……这些走量的营销手段只能算整个行业的最底端,只有刚入行的团队会接这种吃力不赚钱的活。”

“底层团队靠刷贴吧小广告,中流团队靠开卖粉网店,而一个成熟的水军团队,基本上都转型成为了正规的传媒公司。”

- 最高层:团队 BOSS,策划师
- 中层:写手、设计、媒体公关
- 底层:执行人员,发水帖。


而老邪,就是那个一步步爬到了金字塔尖的人,花了不到十年。
 
WeChat_Image_20181123102722.jpg
搜索「水军」QQ群,几乎都是上千人的群
 
 
1
 

老邪 15 岁辍学离家,开始写下自己第一篇文章。他赚到的第一笔稿费,是假冒韩寒发的一篇山寨小说。

23 岁那年,他开了一个写手网站,聚集了一批草根写手在上面发文章,多为杂文批判。

高峰时,有几十万会员注册,老邪也在各大论坛积累了不少人脉。

那还是一个 BBS 盛行的年代,青年老邪心中仍有傲骨,他宁愿每月从自己 1000 块的工资中抽 300 来租服务器,也不在网站上发广告。

但第一次客户找上门来,让他帮忙给一个红木家具做品牌宣传,1000 张帖子,200 块。

躺在地下室吃泡面的老邪心动了。既然自己文笔不错,想法也多,凭本事挣点钱不算违背理想吧?

就这么开始了。

他凭借混迹论坛的人脉,招来一批兼职网友。自己负责写好软广,然后“指挥”小兵不断切换账号,搬运到论坛上,一条 2 毛钱。

慢慢地,兼职的人越来越多,老邪就没法自己一一对接了。他建立了“小组制”,自己只给组长分配定额任务,再让他们自行发展下线。

这样一种类似传销下线的发展模式,几乎 0 成本就可以发展起一支队伍。

到了 2015 年,老邪手中已经有了共计 6000 余人的兼职 QQ 群。

“这是最早的草根互联网创业之路。”

老邪说,自己组建的也不过是一个创业团队。而且,还挺有成就感的。

因为水军行业的出现,中小企业摆脱他们无人知晓的困境。水军是他们的救星。

一次性投放电视台、报纸、杂志等媒体,可能需要十几万的成本;然而水军团队做一次完整的炒作方案,成本不过万元。
 
WeChat_Image_20181123102718.jpg
某艺人评论区清一色的水军
 
 
 
2
 

BBS 时代,要去各大论坛发帖刷评论。微博时代,买数据买粉丝就行。

而如今,“带货”能力最强的是一个个活跃在微信、知乎、豆瓣、抖音、小红书等平台上的大小 V、营销号。

水军团队自然也跟着进化,开始养起这些营销号。顶峰时期,老邪手中就坐拥几百万个微博号、知乎号,还有各大媒体的报价联络资源。    

老邪说,现在的水军操作模式更像一个帝国集团——首脑一声令下,每个水军点一簇火苗,活跃在网络上微小支点上的个体,就能燃起一场舆论大火。

他举了一个隐晦的例子。

曾经某乎首页上出现的话题:“ XX 是不是比 XX 演技差?”、“ XX 是不是公益造假?”

这些看似负面的问题,是经纪公司和水军团队合作最常见的炒作方式。

其实都是自问自答,分两拨水军,各站一边开骂。再买通几个粉丝团队的大大,把信息散播到粉丝群体中,这叫“遛狗”。

接下来,就等双方真正的粉丝彼此撕扯,把话题炒热,关注度就上去了。

“不怕负面信息影响艺人形象吗?” 我反问了他一句。

“哪怕是负面新闻,也比没消息好!” 有争议,就有关注,就有流量。

一旦有了流量,就能获得巨大的利益。谁不想要呢?

何况,一个成熟的水军团队还会专门进行舆论检测。把控整个营销事件的影响力,防止触线玩火。

因为负面炒作过头了,就容易引起各方注意。而小打小闹,根本不会有人管。

一场毫无意义的炒作,当事人收获了关注度、分发平台获得了流量、粉丝“捍卫”了自家偶像、路人看了场热闹。

看起来,好像也没谁真正受到伤害。只不过,留下一个乌烟瘴气的公众舆论空间。
 
WeChat_Image_20181123102714.jpg
知乎上的讨论,现在看起来耐人寻味

大客户、大品牌、明星艺人,没有谁会愿意让外界知道自己找水军。

因此,他们一般都会有稳定的合作团队,只要能保密,价钱不是问题。曾有一个即将出道的组合找到老邪,想要让他包装炒作,出价 170 万。

很多明星经纪公司也会和粉丝联盟达成共识:刷榜,是一种业内再正常不过的操作手法。
 
3


“那些最恶心的点子,都是客户提的!”

老邪反复跟我强调,水军收钱办事,大部分人只是为了赚个养家糊口的钱。

只不过,他们也跟很多“路人粉”一样,会根据自己的喜好和取向,对“办事”的对象做出选择。

那时候,两个德高望重的老艺人在网络上掐架。有人请老邪出山,给他开出 40 万,让他去抹黑其中那一位在业内口碑很好的艺人。

老邪拒绝了,因为他更喜欢那个要被抹黑的艺人。

但如果是另一个,他说自己可能就接了。

如今,越来越紧的管控下,一旦涉及到撕逼、虚假、负面、社会事件的项目,水军团队也开始变得谨慎。

曾有一次,老邪看到接单群里有人在问有个负面项目是否要做,开价百万。

70 个团队,只有 8 个应声。

水军团队内部也有一个交流群,会定期进行“业内探讨”。什么案子该接,什么客户要绕道。

一群 BOSS 凑一起聊起刘鑫案,也会骂:这种事情也接,特么太禽兽了吧!

前几年,网上曾热炒过一个 90 后女孩一路约炮,找临时男朋友担负旅游经费的新闻,其实是为了推广一个旅游产品。

结果被爆出是炒作后,大家全跑去骂水军。

“坏点子甲方出,背锅水军来。就像一出大失误,就赖给临时工一样。

公司、大V 、媒体、谁不受益?谁敢说自己就是干净的?”

老邪语气变得激动起来。
 
WeChat_Image_20181123102708.jpg
某付费水军群
 
 
4


“而且我们最憋屈的是,做了好事也不能说。一说,好事就变坏事。”

曾经有一个被诬陷的人想翻案,媒体没有报道。对方辗转找到了手上有国内百家媒体资源的老邪。

没有固定平台就少了很多风险顾虑,水军靠的是资源运作。

那次,老邪制定了一个方案。

先发一些有新闻资质,但非常小的新闻源网站。再安排二级、一级媒体转发。这样,负责编辑也能少承担一些责任风险。

一旦这样的事情被爆出来是水军团队做的,质疑声就会冒出来:怎么公益事件还能请水军,这不是弄虚作假吗?

可如今,比起争夺大众注意力的急迫感,事件的真假好像变得没有那么重要了。
 
WeChat_Image_20181123102704.jpg
老邪在知乎的回答

后来,他给我发来了那两张翻案的截图“证据”,叮嘱我不要细写。

“穷生奸计,富长良心。我只是想向你证明,我们真的会做好事的。”

最后
 

如今,他一个人住在四川青城山下一个小院子里,屋前屋后都是杂草。他花了好几周去收拾院落,修线、挖井,一个人走 3 公里才能到镇上。

比起和人打交道,老邪更想做一个远离尘世的隐居者。看过了太多人性肮脏,他宁愿一个人呆在山林。

他再三嘱托我,不要透露自己做文学网站站长时的称号,怕当年并肩的朋友看到他不光彩的历史。

聊到最后,我问他为什么愿意站出来讲出这些,自己也觉得并不“光彩”的过往。

半年以来,老邪接受了上百家媒体的采访,但发现最后出来的文章还是只有负面信息。

他说自己之所以还愿意出来讲,就是觉得那些媒体对他们的曝光是有失偏颇的。

现在大家都在骂水军,其实并不能改变什么。

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棉花并不会受到伤害。而那些被棉花包裹着的真正受益者,也始终安然存在。
 
 
 
文章来源:我要WhatYouNeed
https://mp.weixin.qq.com/s/MSrb5Y_XvRV2o9HWxvxe0A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问吧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