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恋爱中,是不可能只聊一份骚的。

那晚和朋友聊天,他问我:“你和男朋友在一起的时候,有没有喜欢过别人?”

我愣了一下,回答了一句没有。

他说,那还挺意外的。毕竟,人实在太易变了。

我其实不想回答没有。因为很多时候,我不确定我男朋友有没有。

有一件很巧的事,我的几任男朋友刚开始和我谈恋爱的时候都做了同样一件事:

他们拿出自己的手机,让我的拇指在圆形的按键上摸几下,直到成功录入指纹。

最后他们都向我晃了晃手上的手机,笑着看着我。

这几个场景在我脑海里有片刻的重合。他们的表情都有点得意,似乎“证明”了自己:看,我对你,毫无保留了。

但感情中,是会有很多「别人」的,这件事是我从前任身上发现的。

前任 A ,分手后的某一个深夜发微信和我说,表示要给自己以后的女儿起的名字带有一个“瑜”字(我名字的一个字),理由是觉得这个字很好听。

前任 B ,和我断联了一年多。今年 6 月 22 日的时候,我在微博私信收到了他的生日祝福。我看见之后把他拉黑了,因为我一直过的是阴历六月廿二,阳历 6 月 22 日,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收到前任们联系的时候,我第一时间想到是他们的现任。如果她们有机会看到这些信息,一定会很生气很沮丧:

“为什么?他有这么多特别的、需要记住的人?”

“想起她的时候,我算什么?”


爱情是排他的,但是有的时候,我们反而会觉得自己被排除在外。
 
WeChat_Image_20181127111202.jpg
 
但现在的男朋友给了我一些希望。

我和他是认识了很多年的朋友。做朋友的期间,我知道他的每一段恋爱,清晰地知道他真的喜欢的人,暧昧过的人和早就忘记的人。

他的生活是我见证过来的,这个认知给了我不少安全感。

有一天晚上,男朋友进卫生间洗澡,手机随手一扔,就落在了我面前的被子上。

门“咔哒”关上的瞬间,我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念头。

以前的男朋友是很明显的不专一男孩的时候,我完全不想看他们的手机;但是遇到了“知根知底”的男朋友时,我忽然想看一看。

我按开了男朋友的手机,打开就是微信界面,我把聊天记录往下拉,跨过三分之二个屏幕,在他前任的头像那里停下。

她前任的头像依然是“鱼”,而我男朋友以前有个外号叫“海鸟”,海鸟与飞鱼。

我打开他们的聊天框,发现他们大概隔一个月说一次话,聊天内容平平无奇。

最“罪行严重”的大概是男朋友在 9 月 12 日“主动”说的一句:“我昨晚想起你了,又看了一遍你写的信。”

我随即打开了他前任的朋友圈,图片停滞了一会儿才显示出来,他很久没看她的朋友圈了;我点开了自己的朋友圈,不用加载。

我们之间没有问题,我这么想。

他不一定有多在意他的前任,但是人总是这样,有无数可以在某个特定时刻可以怀念的人。吃到前任喜欢的红豆冰淇淋可以怀念,走过一起走过的某段路也可以怀念。

他有无数缜密的情感空缺,像俄罗斯方块一样,我不一定都能填满。
 
WeChat_Image_20181127111208.jpg

在我们恋爱的关系里偶尔怀念前任,我是可以接受的。

我说服自己:他人生的每个时刻我不可能都参与。

但是男朋友和前任的那句聊天,刻在我的脑海里面,怎么也忽略不了。

直到第二天上班,我和一位男同事一起坐在皮沙发上聊稿子。

柔软的沙发塌陷,我们的距离有些近,他身上有很好闻的冷香,似乎是大吉岭茶的味道。

我突然叫他把那支浪琴手表摘下来给我看看,他很乖地摘下了。

我接过手表在手上戴了一下。

之后的行为显得十分有意:我把手表解下来,表面朝下,两手抓住手表两端,放在他的面前。这样的身体语言很明显也会有一些暧昧,我在表达:

“我来帮你戴上这个手表。”

男同事把手放了过来,我们很自然地碰触到彼此手臂上有温度的皮肤,以及我清楚闻到他身上冷香混合了体温的味道,这让我感受到轻松,和,心动。

但是我把表带穿过表扣的时候,就示意他接下来自己弄,起身离开了沙发。

我对男同事没有意思,但是完成这个过程,我的心理产生了微妙的平衡感。

这是一个类似报复的行为,当我感到不安的时候,我要确保自己还有其他的选择;这样产生的平衡感,才有可能让我将男朋友发过的小小的“骚”翻篇。
 
WeChat_Image_20181127111213.jpg

但事实是,即使为男朋友和自己都找好了理由,我还是没办法一点也不在意。

于是我去对了一下时间线,回头翻了一下我和男朋友 9 月 12 日前后的聊天记录。

我发现前天他负责的项目刚好出现了问题,他很沮丧地和我说了这件事。

但那个时候我很忙,只能安慰他两句。我还以为自己当时很努力地表现出兼顾他的心情了。

但随着聊天记录往上翻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令我很难过的细节。

他的名字第三个拼音是“ke”,而我在询问他的时候,我打错了字,打成了“课”。

于是那句关心的话就变成了:“我的课怎么啦?”

他和我是一样不喜欢给人添麻烦但又敏感的一个人。我能想象得出他心情十分沮丧地向我“求助”的时候,却得到了敷衍万分的回应。

他一定很难过,但我丝毫没有发现。

这件事的最后一句话是他说的:“我抽根烟就会好起来啦,你先去忙吧~”

然后就没有了下文。
 
WeChat_Image_20181127111217.jpg

我真的以为自己很能理解这件事:

每个人缺乏安全感的时候,都会自私地向身边的人寻求爱和关注,可能是暧昧对象,可能是前任,甚至是毫无相关的同事或者对象。

但我一直忽略的是,这个人为什么会缺乏安全感。

我把自己和别人发过的“骚”合理化,却忘记这个人为什么发“骚”。

他向别人寻求情感上的安慰之前,曾经向我抛下了一颗小小的石子,而我亲手把这颗石子沉下了大海。

我截下了我打错字的这一屏聊天记录给他,和他道歉:

“对不起。我回头看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打错字了。”

男朋友显得很意外。他给我发了和我许久未登录的小号聊天的截图,上面留了一句:我不开心,如果你能发现就好了。

我回他:“如果我没有发现的时刻,也希望你记得,我是无论如何不会对你无动于衷的。”

收起自私之后,我学着怎么照顾他的感受。

比如在他家楼下的信箱后面夹了一封应急道歉信,在下一个我无法好好顾及他的时刻提醒他去看;

比如截图我和同事开的玩笑给他看:老板什么时候才能把我还给男朋友?

我后来发现,他偷偷把我们的合照放到他的朋友圈封面,并把朋友圈签名改成了:I offer you the loyalty of a man.「我给你一个人的忠诚」

这句诗还有下半句,他没有写:I offer you the loyalty of a man who has never been loyal.「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

说不开心是假的。

原来在我们各自和「自私」对抗的过程中,他也有努力去给我最确切的答案。
 
 
 
文章来源:我要WhatYouNeed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问吧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