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每年都在监狱过年”:那些过年不回家的人都经历了什么?

今天是 1 月 25 日,离过年还有整整 10 天。

就是现在,我想正式邀请你加入这场行动:

寻找所有过年不回家的人

这是一次全民大征集。你一定见过他们,或者,你就是那个曾经不回家的人。

可能职业特殊:
医生,警察,飞行员,军人,便利店员,快递小哥,出租车司机,地铁工作者,餐馆老板,火车乘务员……

自己不回家,是因为要让别人回家。

也许要忙着工作:
加班,赶项目,创业,必须要留守公司。

别人在休息,你还在异地实现梦想和追求。

或者你有特殊原因:
不想回家,有了新家,或者决心开始新生活。

我正在找你们。

如果你认识这样的人,请一定转告他来找我。

我们一起把这些不回家的理由讲给更多人,然后去证明:

你不回家的理由,都能被理解。

你的所有努力,都在被人记着。


我和同事们花很长时间找到下面 9 个故事,关于离别与相聚,里面应该有你的影子。

不回家的时刻虽然孤独,却让你更愿意相信会有好事发生。

我们在这座城市里,就算没有那么多东西可得到,也没有失去那么多东西。


过年不回家的人
都在经历什么?

自述:新世相的朋友们
 
 

“机长指着地面的灯光说:
我们正飞过你家呢”

飞往全世界的航班上
@Cleo | 28岁 外航空乘
WeChat_Image_20190125105737.jpg

阿联酋国家航空飞行的第三个年头,依然没能回家过年。

也不是不能走,而是你走了,就意味着 300 多乘客的航班上,唯一会中文的空乘没有了。

那趟我们从阿布扎比飞马尼拉,一直等到全部客人都睡了,我才坐下吃饭。

结果驾驶舱打电话让我进去,机长用英文问我,“我记得机组互相介绍的时候,你说自己讲粤语,你家在哪里?”

我说在广州。

没想到他一边翻航图,一边望着我:

“我想我们正飞过你家上空呢。对……这儿是香港,然后是广州。”     

他指着底下那一片三角形的灯光,把我弄哭了。
 
WeChat_Image_20190125105734.jpg

“战士在山上集训时问,
哥,屌丝是什么意思啊?”

空军部队
@旧时长安 | 32 岁 空军军嫂 
 
WeChat_Image_20190125105731.jpg

丈夫是军人,一年只回家一两次。节假日都战备,外出名额少,他都让给别人。

我陪着他在部队过了三四个春节。

连队没厨房,所以包饺子最方便。贴上春联,用手机和家里打个电话,已经是他们唯一能够着的生活气息了。

军人很辛苦,还会和社会脱节,不被理解。

前几年他去山里密训,接他的小战士十几岁,路上小战士问他,哥,屌丝是什么意思啊?

他当时觉得心酸,过后一想,心酸啥呢,我和他不都一样吗。

我听着也心酸了,我问他,你当年高考的分数全国大学随便你挑,你为什么执意要去部队?

他说,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值得更好的。

“从小没跟我爸一起过年,
他不在家,在监狱”

爸爸工作的监狱
@潘潘 | 29 岁 商务经理
WeChat_Image_20190125105728.jpg
 
打记事起我就没和我爸一起过过年。除夕夜他从来不在家,在监狱。

二十九出发,初一下午或者初二回来,他们狱警春节要跟犯人一起过。

安排犯人看春晚,给犯人们准备年夜饭 —— 犯人也吃饺子,但是是限量供应的。

中间我们也没啥联系,狱警不让带手机,更不可能打开视频互相看看。

只有座机,但我爸也不怎么打回来。

因为他说,“监狱不是动物园,不是把人囚禁终身的地方。让罪犯懂得应当做一个合法公民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

犯人也都挺乐意过年的,因为过了一年,就离家更近了。

他们关一年,两年,过了这个年,就离出狱的日子不远了。

“连续 5 年在海上过年,
终于吃上了回家第一顿大餐”

国际邮轮
@haiyang  26岁 前海员
 
WeChat_Image_20190125105725.jpg

我是一名国际邮轮海乘,5 年没回家过年,一年平均有 10 个月在海上。

曾经半夜给我爸打卫星电话,卫星电话都有两秒延迟,而这两秒感觉就像两个世纪,接起来他声音也迷迷糊糊的。

我就说,没什么,都挺好的。我就是想回来,想家,想上海。

2017 年 1 月除夕,我在海上,家人跟我视频,发给我一张年夜饭的照片。
 
WeChat_Image_20190125105722.jpg
 
2018 年,我终于回家过年,和家人吃了下面这顿年夜饭。
 
WeChat_Image_20190125105720.jpg
 
对比之下,明显我回来,加菜了。 

“因为欠债在麦当劳过年,
期待隔壁桌大叔的奶茶能分我一口”

24小时麦当劳
@不知度的平凡 | 22岁 大三学生

去年过年没回家,为了还网络赌博欠下两万五的网贷,瞒着家里在酒店当服务生打工,没处落脚,找到一家 24 小时麦当劳。

没钱点东西,隔壁桌坐了一个 40 多岁的大叔,面前放着两杯奶茶。

我看着他,特别希望另一杯是给我点的,但是他都自己喝掉了。

自己拿着笔记本写心理感受,想家里人,尤其想哥哥姐姐。

感觉整个青春都栽在这里了,火车站,网吧,天桥,公共厕所都睡过,这种生活,我再也不想过了。
 
WeChat_Image_20190125105717.jpg
 
后来回家,和家里坦诚了情况,再没借高利贷。

今年过年依然不打算回家了,准备做兼职,慢慢站起来。
 
“被告在法庭上,
跟我说了一句新年快乐”

美国监察机构
@知乎王瑞恩 | 23 岁 检察官助理 

2017 年 1 月 27 日是中国除夕,但在美国的华人都要正常工作,我作为检察官助理刚好被安排出庭。

被告祖上是来自东南亚的苗族人,因为醉酒打家人,关了一个月。

我转述了他家人的意愿:“既然他已经接受了那些课程,也承认了错误,那就让他回家好好过年吧。”

结果被告突然说,想跟我说句话。

法官提醒他有什么话应该先询问自己的律师,他说,我只是想问一句,今天也是他们的新年吗?

我说,是。

他说,新年快乐。

我没有想到,农历新年的第一句新年好,是这样发生的。

接触刑事案件多了,有时候觉得自己心越来越硬了,不会再盲目相信有什么浪子回头。

但在这个时候,我却觉得充满希望。我希望他能和家人好好团圆,也羡慕他能和家人团圆。

当然,如果他再犯,我就还能把他送进去。
 

“游戏厅的顾客拿刀劫我,
然后把裤子脱了”

游戏厅
@拜仁 | 40 岁 游戏厅工作人员
WeChat_Image_20190125105713.jpg
 
之前开游戏厅,过年也开门。365 天,24 小时不间断。

三十晚上人少一点,初一早上客流就基本恢复了。

有一个顾客输了钱,神神秘秘地我拉到另外一个屋子,拿出一把刀。

我没被吓住,我说你甭拿个破刀来吓唬人,能开游戏厅的人没点黑背景是开不了的。

那个家伙腿一下就软了,把刀扔一边去了。

但是他的下一个举动真的吓着我了。

他开始往下拉自己的裤子,有很清晰的伤口,缝了大约好几十针。

然后开始求我,说自己走投无路把肾都卖了,本想多赢点钱,结果都输了,输掉的是他卖肾剩下的一点钱。


人活到这种地步,我也真是服了。

我和他说,别胡闹了,以后不许再来。

后来我和服务员核实了一下他输了多少,把大头退给他,一万块。

现在我已经不开游戏厅了。再也没见过他,希望他过得还行。
 
“外卖小哥送来五个菜,
跟我们一起吃了年夜饭”

没做年夜饭的家里
@黄怡猫  | 24岁 摄影艺术 
WeChat_Image_20190125105709.jpg
 
最没有年味的可能是我家。年三十中午了,也没见谁想去准备年夜饭,菜也没买。

我说了一句 “不如叫外卖算了”,爸妈顿时热情高涨。

而可以送外卖的店屈指可数,最终在一间店叫了五个菜。

七点多,外卖到了,外卖小哥一口外地口音。

我爸问他,“没回家过年呀?”

他羞涩笑,“家里没人了。” 看不出什么悲伤的地方。

于是我们留他和我们一起吃了年夜饭。


他脸上那种青涩又害羞的神情,我一直记得。
 
“我跟养老院的老人说我不回家了,
他们又开心,又不忍”

养老院
@徐先生 | 42 岁 养老院院长
WeChat_Image_20190125105706.jpg
 
我六七年没有回家过年了,都留在养老院陪老人们过。

60 位老人,年龄都在 75 以上,很多儿女都忙,家人不在身边。

听到我不回家,他们特别矛盾,又开心有我陪,又不忍心我不回家。拉着我说,这样对你会不会不太好啊。

年夜饭那天,工作人员会忙一天,水都喝不上一口,最后连吃的胃口都没有了。

可他们过年真的很高兴。鞠躬说很感谢我们,还会给我们唱革命样板戏。

忙完了,静下来了,新年钟声响起时我总会流泪。

我跟一位无儿无女的老太太友谊很深,94 岁。

她甚至经常和我交代后事,非常郑重地反复和我说,什么什么东西在哪,留给你,她想海葬。

我一开始都不接茬。后来她走了,我把她送到了青岛。

她留下的金银首饰,也都跟她去大海了。

也有矛盾。总是在外照顾别的老人,自家老人就照顾不到。

上周我提前回去看家人,说春节我不回了。

他们就说没事,你忙你的。但他们的语气和神态,我一看就知道他们多不舍得。

没有办法啊。有责任,还想再做几年。

能做几年,就再做几年。
 
 
 
文章来源:新世相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问吧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