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届95后根本不想理你:状态三天可见、交情全靠点赞、不熟别关注我

WeChat_Image_20190219154234.jpg
 
Sayings:

今天是元宵节,今天结束以后,新年就正式过完了。

对于我们这种三十多的人来说,过节是个必要的社交时刻:要去拜访别人,还可能有“不得不去”的饭局。

但我们新来的 95 后同事却讲,他们早不这么 social 了:

不太和老同学联系感情,但跟队友远程吃鸡还是必须的;

微信三天可见,却恨不得每个人都看过自己拍的 vlog。

他们一以贯之的社交原则,是外向型自闭:

在外人眼里,他们大部分时间成熟稳重;但背地里都省着劲儿,要和最有意思的人社交。

平时一个一个都不爱说话,一到了自己的舒适区,能浪出一朵花来。

也算是一种年轻人的有限自在吧。



我们 95 后,全是外向型自闭
作者:新世相的朋友们
 
WeChat_Image_20190219154229.jpg

前段时间有个热搜,微信创始人张小龙说到关于朋友圈的一件事:

超过一亿人设置了“朋友圈仅三天可见”。这个功能,也是微信里使用最多的。

我就是这一亿人之一。
 
WeChat_Image_20190219154226.jpg
 
还真不是把自己当个人物,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黑历史。

主要是工作中要常加一些人,又不想太多暴露自己的真实性格,毕竟工作中的我,成熟稳重,但私下里的我,非常活泼好动。

哪敢随便给大家看朋友圈啊,都是老师长辈的。

就算是发,每次也得进行一番心理上的左右互搏,每条三问:

这值得发吗?屏蔽干净了吗?用词有问题吗?

但是不发朋友圈,不代表我不在其他平台上说话。

我最害怕的,就是听到不太熟的人问,“哎,你也玩微博呀,我们互相关注一下”。

真的想问一句:你就这么缺我一个粉丝吗?

要给社交工具分个类,微信是我家客厅,微博就是我被窝。

做做客就行了,咋一上来就要和我睡觉呢?


微信上的我长这样:话少、冷淡,关心艺术,听陈奕迅。

偶尔不说人话,带一点愤世嫉俗。轻松搞个文艺女青年人设。
 
WeChat_Image_20190219154222.jpg
 
但在其他平台上,我就是放飞自我的少女。
 
WeChat_Image_20190219154219.jpg
 
加班了要发个图,外卖不好吃要发个图,搅下咖啡都要发个随拍录个小视频。
 
WeChat_Image_20190219154217.jpg
 
微信上禁欲人设,抖音上点赞男色和猫色。
 
WeChat_Image_20190219154215.jpg
 
微信三天只发了一首歌,转发抽奖一小时我能抽三十条。

在我这里天道酬勤的意思就是,转发一次抽奖,真的不可能中。

但是我天天转发天天抽,说不定哪天幸运女神就真的会眷顾我。

前几天看到一句话:每一个不爱说话的人,都在你不知道的App里隐蔽地成长着。

微博、抖音、QQ、Vlog……全都有我活泼的身影。
 
 
WeChat_Image_20190219154211.jpg

95后交朋友,讲究的不是日久生情,而是心照不宣。

往往一件小事就能和一个人“确认眼神”,一个小契机就能和她打成一片。

在上一家公司辞职时,我和同一时间要辞职的人迅速建立了群:

极速撤离小分队。

每天都在聊——

找好下家了吗?
和 hr 聊好离职时间了吗?
老板又苛待谁了,我们真的离开对了;
……

没想到,以前在公司打个照面只点头微笑的同事,竟然成了辞职后一起跨城约饭的姐妹。

讨厌一类人,更能让我们的关系极速升温。

现在和我有着革命交情的闺蜜,没少陪我彻夜骂过前任。

我控制不住感情想要和前男友在一起,她给我发来男友今天又给哪个小妹妹点赞了,留言了的截图。

总在迷雾中给你方向,戳破我幻想的气泡。

去年我还加入了一个粉丝群——

山口胜平见面会。

但见面会那天他航班因为雷雨延误,我就开始在会场乱逛。

现场没座位,逛了四个半小时后,我撑不住,掏出买的山口老师的海报水泥地上,空白面朝上,坐了上去。

旁边一个女生也坐在地上,看了我一眼,说:你也在等山口吗?然后皱了皱眉头说:换一张坐吧!怎么能坐在偶像的脸上。

然后从包里翻出一包 A4 印花信纸,抽出三张递给我。

那一刻我们留了微信,聊得不多,但感觉像是老熟人。

一瞬间电光火石,这就是心动的感觉啊。
 
 
WeChat_Image_20190219154205.jpg

我没什么形影不离的好朋友,最多的是某一方面的“沙雕网友”,有时候网友比朋友还要熟。

做梦一夜暴富的大学朋友、一起打吃鸡的开黑老铁,还有互相鼓励背单词的群。

而当这个群有了群名,就好像立刻有了某种团魂。

马云内定的六大继承人——
致力于一夜暴富群。

单身天团——
母胎单身二十多年的人已经不寄希望于自己脱单,而且希望朋友,室友都单身。
 
WeChat_Image_20190219154201.jpg
 
大家亲切不分距离。

有时候别人乍一看,还真看不懂我们的暗号。

我加入了一个养生保健长命百岁群,搞得同事老问:你是加了一个推销保健品群吗?

不卖保健品,是个歌唱会。

意外吗?
 
WeChat_Image_20190219154159.jpg
 
只要有人在群里开个头,底下就会有人接着。
 
WeChat_Image_20190219154156.jpg
 
唱的歌可能不好听,但一定少不了人夸。
 
WeChat_Image_20190219154153.jpg
WeChat_Image_20190219154150.jpg
 
还会把为你唱一首歌当做礼物,很郑重地送人。

有次群里一个人说女儿特别喜欢听我唱歌,一听到就拍掌,我就唱了首张悬的《宝贝》给她孩子。

谁没有这么几个可爱的网路熟人:

一起吃鸡,打王者的,那就算是过命的兄弟。

曾经跟朋友一起吃鸡,我疯狂地“哈哈哈哈哈”,“别开枪”“趴下”“我擦,我头没了”“快来救我”“我已经死了”,全程特别激动亢奋。

结果当时我正实习做 hr,开着麦接了一个候选人电话,全程温柔小声:“了解”“嗯”“明白了”,队友们笑疯了。

背地里的我有多疯癫,明面上我就能多正经。

在游戏里说朋友们啥都懂,就算没那么好笑大家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好像很好笑,这种感觉太幸福了。
 
 
WeChat_Image_20190219154140.jpg
 
不知道你们听过没,95 后社交三大宝——

有事直说,提问前可以现在网上查一下,不要忘记说谢谢。

大家可以一起玩,但还是要有适度的距离。

我难受或者焦虑的时候,就最怕朋友突然的关心。

期待他们别追着我问,让我缓缓就好。

有一次我因为实习心情有点差,一起吃饭的朋友发现了,愣是要过来安慰我,让我讲讲到底是为什么。

讲吧,觉得这点事自己消化一下就好了,前因后果也挺长的。不讲,又要被她说不真诚。

其实真没多大事,我自己待一会儿就好了,她愣是要让我去她的家里住。

我要承她的情,她要分我的担,有时候说出来也不能解决,反而会让朋友也心烦。

我们同享乐就好,无需共患难。

当然也无需时时刻刻在一起。


一个研究生师姐,没谈恋爱,研究生时间又多,就经常打电话让我陪着她一起。取快递一起,吃饭也天天喊,我就觉得很麻烦。

这是什么高中女生友情啊,上个厕所还要拖着手的那种?

好朋友也要保持一定的距离,不光是生活里的。

认真讲,还有不 judge 朋友。他们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不用“我都是为了你好”这种话,来绑架彼此。

但要是撞了南墙疼了,我一直都在。
 
 
WeChat_Image_20190219154137.jpg

我的朋友不光有界限,还有期限。

我的朋友都是一个阶段一个阶段一个阶段的。

高中的好朋友,到了大学也就是过生日的时候邮个礼物;

大学也是,毕业可能就是人最全的时候了。

我刚上大学的时候,半夜梦到高中舍友醒来还哭了一场,在共同群里说,“我特别想你们。”

后来那个群也不怎么说话了,最近一次说话是两个月前一个舍友订婚,我们在群里给他发了红包。

大家都很流动,不可能一直在一个地方。念书啊工作啊,就不可能一直保持一个频率。

一开始觉得有点失落,到后来慢慢也就习惯了。

高中时我最铁的哥们是一起偷偷去上网的兄弟:

我在好学校,一周只能出去一两次,QQ上约了时间地点,晚自习直接翻墙出去和他汇合。

后来被教导主任抓了一次喊了家长,我在家门口跪了一下午,也不敢去了。

之后就没怎么见面了,再后来我上了大学,他学了艺术当了老师,联系就更少了。

现在在他朋友圈里时不时能看到他弹琴的小视频,也挺好的。

过年回去吃早饭的时候还碰到了,打个招呼。

“这么巧”
“是呀,这么巧”

“你啥时候回来的”
“这两天刚回来”
“那挺晚的”
“是啊,回来看看老人”
“那我先走了”
“嗯,再见”

我们也不是绝交,只不过是没有以前那么密切,

大家总能遇见更好玩的朋友,谁都不可能一直陪伴在你身边。

但也没关系,“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
 
 
 
文章来源:新世相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问吧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