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 996 中惊醒的中国年轻人

Sayings:

今天的文章,来自一群自嘲自己是 “社畜” 的年轻人。

这个词的意思是,年纪轻轻,就被工作驯化、机器化了。

做的一切事情,都是为了生产。


他们说,这种状态看起来不正常,却已经变成了日常:

社畜社交:工作时收到失恋朋友微信,第一反应是不回;
社畜恋爱:分手本该伤心,却觉得自己终于有时间睡觉了;
社畜娱乐:别人推荐一部剧,先问长不长,全部二倍速看完;
……


但他们也意识到了不对劲。下面的故事,按他们的说法是 “畜言畜语”。

—— 社畜的觉醒时刻,已经来了。


“社畜”的觉醒时刻
自述:新世相的朋友们
 
 
 
WeChat_Image_20190422102800.jpg
 
发现自己有点冷血,是在今天晚上 9 点。

我还在公司,好朋友发来一条失恋了的微信,很难过。

但我的第一反应,是不回。

当时正在搞一个报表,看到消息我就算了一个时间预期:

一安慰,起码半小时就过去了。

我选择任务搞完之前先装没看见。


每天收到的消息真的太多了。

所有人都在找你,大大小小的会都要开。然后我回复就有了个优先级:

我秒回的是同事,意念回复的是熟悉的人。
 
WeChat_Image_20190422102757.jpg
 
跟爸妈也是,一个月打一次电话,三十秒就挂了。

聊天内容就是,家里好吗,我这忙,好忙啊。
 
WeChat_Image_20190422102754.jpg
 
开着电脑工作,我爸的微信消息弹出来,第一反应甚至是有点被打扰了。

——我工作呢!

后来发现,我上次主动跟他说话是半个月前。

之前常常聊天的朋友小群,我失约了有四五次。

唯一去的一回,我拿出电脑就开始噼里啪啦加班。

想想也活该吧。

我考虑的一切,都跟“我”和“我的生活”无关。
 
 
 
WeChat_Image_20190422102750.jpg
 
工作之后,我所有的娱乐都是倍速进行的。

每天睡觉的时间都不够,别人给我安利电视剧,第一反应不是好不好看,而是:

——多长啊?

然后倍速看完,一切都短平快,一切都是效率。

前段时间《都挺好》特别火。

一刷微博,苏大强的段子我一个也看不懂。我琢磨着总不能跟不上最新热点吧。

于是清明假期熬了两个大夜,开了二倍速疯狂快进看完了 46 集。

也没怎么关心剧情,就像完成任务一样。
 
WeChat_Image_20190422102746.jpg
 
刷完差不多快凌晨三点,关上电脑我在家难过半小时。

不是为了苏明玉,而是我第二天早上九点又要起床上班了。

创业公司,大家真的都很注重效率。

还记得刚去公司报道的那天,我提前一小时起床,认真化了个全妆搭配好衣服才出门。

部门女同事见到我,非常笃定地说:

你今天得多自拍几张纪念一下,因为我们组的女生没有一个能坚持一周还化妆上班。

她说对了。

现在别说化妆,我连衣服都没时间洗。

早上能多睡会就多睡会,晚上能多加班就多加班。

洗完衣服没有时间叠,每天从晾衣杆上抓件衬衫,穿了就走。

之前会买些奇奇怪怪的衣服,现在基本都变成了衬衫,因为百搭。怎么都能穿。
 
WeChat_Image_20190422102743.gif
 
我的短发同事,还不停地跟我安利她的发型 —— 因为非常好打理。

也不挤地铁了,每月给自己多留了一笔打车费。省时间,也省力气。

因为觉得工作苦,所以发现自己吃不了生活的苦了。

我生活没有太多宣泄出口,游戏打得也不好,也不太喝酒。

要时刻保证工作状态,真的好累啊。
 
 
WeChat_Image_20190422102731.jpg
 
我是写公众号的,之前,衡量他爱不爱我的一个标准是:

会不会转发我们公众号的文章。

但他从来不转发,我就想不通,为什么呢?

你知道我工作有多辛苦,写篇稿子多不容易,你为什么不转发一下表达对我的肯定呢?

有次因为这个大吵一架。

吵完心里想的是,如果我失恋了,会不会有很多选题。

我有个朋友更可怕,分手了本来很伤心,但觉得自己终于有时间睡觉了。

因为之前半夜下班了还要吵架,一天只能睡 4 个小时,工作都没力气了。

工作就像第三者。

约会一定要带电脑和充电宝,因为我随时可能需要加班。

长期没有性生活。每天 12 点下班,洗漱完一点多,再滚个床单天都亮了,还要上班呢,算了。

有次他忍不住说,要不咱们早上做吧?

谈恋爱 3 年了,朋友问我喜欢他什么,我的回答经常是:

我工作特别忙,但!他很理解我,伺候我,忙崩溃了他还安慰我。

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不正常”,是有天半夜 1 点他来公司接我。

他说你们公司怎么能这样,你就不能请个假休息一会吗。

我的反应是:

你为什么不理解我?我请假了活谁做?

那一刻觉得自己好像真的疯了。

在聊天记录里搜回家,全是他半夜喊我快下班的消息。
 
WeChat_Image_20190422102726.jpg
 
我真的很内疚。
 
WeChat_Image_20190422102724.jpg
 
 
 
WeChat_Image_20190422102719.jpg
 
我对功能化的需求,越来越强。

我已经连续两个月每天早上喝星巴克了。

以前喝咖啡很挑剔,在乎品质,因为要享受。

现在,能提神就行。我需要充电,快速投入工作状态。

以前看书,爱看文学类的,尤其是小说。

现在第一反应是有用没用,第一选择变成了管理学和经济学。

家里枕头边儿放了一摞没看的功能书。

我甚至背叛了美食届。

每次想打卡那种很火的美食店,一看到排着长长的队,立马打退堂鼓。

“排一个多小时够我做多少事了?”
 
WeChat_Image_20190422102709.jpg
 
最恐怖的,是我开始有意识的给爱好划分优先级。

对自己工作有用的,就先满足;对自己工作没用的,靠边儿站。

比如花艺课,我数次跃跃欲试想报名。

但一想到花艺单纯只是“美”而已,还得耽误周末一天时间,就放弃了。

跑论坛听讲座,倒是可以接受。

直到有一天,我和朋友吃饭。

她以前是那种特别爱聊天的人,但是那天,她一直在吃饭,很少讲话。

我问她怎么了。

她说:“我不想再把自己的故事拿去给你当剧本灵感了。”

当时我就愣了,很想反驳,但一句话都讲不出来。

我生活的一切好像都在为工作服务。

但我越来越不快乐了。
 
 
WeChat_Image_20190422102646.jpg

前几天下楼拿外卖,我对着下午六点的夕阳,突然精神恍惚了。

就是那种天啊怎么这么美,我已经好久好久没见到夕阳的感觉。

工作两年,我好像已经为夜晚而生了,因为夜晚生产力最旺盛。

上午 10 点半到公司,俩小时后吃饭,然后继续开会,出策划,跟项目,半夜 11 点以后下班,凌晨一两点睡觉。

下午 6 点,工作刚进行到一半。

所以很多正常的时刻,在我这里都是 不正常 的,很罕有 

比如我很少看到下午四点的阳光。
——因为工作吃饭全在工位上。

比如我很少看到人来人往的街道。
——因为半夜 11 点的马路全是空的。

比如看到别人把带薪假期全休完,我会非常惊讶。
——因为我根本不好意思请假。
 
WeChat_Image_20190422102634.jpg
 
唯一几次下班时见到阳光,是因为通宵了。

我对脚本对到了早上六点。

走出大楼的心情是,赶紧睡一会,下午早点来 —— 进度都得由我来推啊。

突然有了社畜觉醒,是在收到公司邮件、告诉我已经入职两周年的时候。

我想起我第一天上班的场景:

我懵懂地工作到了晚上 9 点,然后身边一个人都没走。

当时我非常惊讶 —— 你们都不下班吗?

我现在很希望通过练习,能重新捡回这种惊讶的感觉。

那时候的我,还是正常的吧。

让自己有享受的机会。

让我做的事情,不是一切为了生产。
 
 
文章来源:新世相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问吧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