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吧乐享奖学金-初来加拿大第一次哭泣是什么时候?

留学不是享受是磨练。

直到今天我仍然清楚地记得,2011年8月19号,当我踏上加拿大这片陌生的国土时那种呼吸没有灰尘的冰冷空气的陌生感,我相信,这种感觉将会陪伴我一辈子。

我仿佛来到了另一个星球,冷清,空寂,安静得可怕。 空荡的街道上只有零星的几栋矮小的平房,车开很久,却看不到人,最高的楼层一只手数得过来,踏进商场暖气干燥得刺鼻。

他们穿的衣服和我不一样,他们说的话和我不一样,他们的头发颜色和我不一样,他们讲的笑话我听不懂,他们玩的游戏我也不知道。第一个星期每天站在在等校巴的车站,感觉自己都快要遗弃自己。

小镇上的高中生从小认识,九年级也是一起度过。我硬生生的插了进来,穿的是不紧身的牛仔裤,学生头还戴眼镜。周围的人在欢笑,在打闹,我完全不懂他们说的究竟哪里好笑。

而我的英语基础绝对不差,从小英语就能轻松应对,中考英语接近满分,可是交流时很多词组我都不认识。当时对于一个15岁都不到的初中毕业生来说,我每一次开口都发不出声音,笑得无比紧张干涩。

艰难的过渡时,我不止一点的怨恨过的父母,也有点怨恨我自己。当时我已经考上了湖北省最好的高中华师一附中,究竟是一种什么力量驱使我来到加拿大?还偏偏来了这一个只有几万人的小镇。有留学经历的父亲坚信他的选择是对的,而我或者出于虚荣,或者是出于好奇,或许出于敬畏,遵从了 。

可是他知道吗?他出来的时候,他是个成年的男子,而我15岁未满。 一段时间我拒绝和他视频,拒接回复他的邮件,一个人抱两个枕头,睁眼到天明。

我最大的愿望,是能一天在日历本上多画几个叉,能够快进到明年六月底。那时我就可以离开这里,然后不管找什么理由都不会再出境。我一天一天的划着格子。 时间却好像停滞了。每天早上起来我都有一种人在飘,眼前没有目的,一切都在梦里的恍惚,无动力无激情,上课放学吃饭失眠,就这么飘了半个月。

一切的转折点是在英语课期中结业的时候。鉴于我入学初对学校要求的是直接进入正常的英语课,这半个月对我来说并不是那么简单。然而midterm成绩发布的时候,怀孕半月的妈妈型老师特别宽慰地拍着我的肩说,你这分数在lv1地英语课都这么突出,转学分肯定没问题啦。我听后挺自然地笑笑,当即去guidance office里swap了ESL的课成为正式生,然后出来又碰到她,笑眯眯地夸了我两句。现在想来无非是一些夸奖鼓励之类,但是那一瞬间我莫名地鼻头一酸,含糊地点点头就跑进了厕所,抱着课本很痛快地哭了一场。

现在想起来那确实是在飞机场无助大哭之后第一次因为留学而流泪,但多少让人欣慰的是不是悲伤的泪水是宽慰是重新意识到希望的泪水。

我那时有点明白,假如生活当中没有任何压力,没有任何,那就会出现昆德拉所讲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而那时,人就会“飘”起来,可是一旦有了压力和目标,就会觉得时间过得会快一点,充实一点,开心一点。

这场大哭成了我在加拿大生活的转折点,从那以后,我开始慢慢地步入正轨,我开始有了朋友,开始有了社会活动,我最终拿到了黑猫奖,这是这个学校的最高学习成就奖,我最终也成了我所在的高中的弦乐团的主席,成了这个小城里每一场音乐表演必不可少的小提琴手。我高中的平均成绩保持在了A+。我最终拿到了我所想要的大学的offer,来到了金士顿这个同样小小的安静城市,但我不再觉得它冷清孤寂,我相信,这里将成为我的又一个起点,而我,终将实现我的梦想。
已邀请:

liyuqian

赞同来自:

看到你能这么快的适应这边的学习和生活,我也似乎多了些信心。
加油,小老乡!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问吧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