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案情节令人发指!律师陪审员受不了要自杀

近几年安省接连发生轰动全省的恶性性侵大案,一般省民只知案件皮毛,对细节以及人证物证等所知甚少。但直接与案件或当事人打交道的人,包括警察、法官、检控官、律师、陪审员就不一样了,他们要接触大量或血腥、或残暴的案发现场资料,文件、照片、录像、乃至凶器等实物,不少人在此过程中深受刺激和煎熬,患上PTSD(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症或创伤后压力综合症),轻者不愿再接触到任何与性侵案有关的东西,重者因心理负担沉重寝食难安,需要接受心理医生治疗,更严重者则自杀或企图自杀。

律师:连续拒接好几宗性侵案



安省法官于上周三作出裁决,安省居民鲁德(Shayne Lund;下图左)被列为危险罪犯(dangerous offender)并被判无期徒刑,如果他想申请保释,就必须同意接受化学去势(chemical castration),即同意注射药物令他性欲减退或完全失去性冲动。
 
3_155PG15.jpg

 
鲁德的律师Eginhart Ehlers在当天法官判决后走出法庭时对记者说,他生涯中接手过各种各样的案子,鲁德一案是他最感震撼、精神上最受伤的一案。他说接手鲁德一案三年来,他真是寝食难安,噩梦连连,以致不想再接类似案件,已经连续拒接好几宗性侵案了。

这名律师说,鲁德一案对他的影响太深了,每每一安静下来脑中就出现案中的恐怖画面。尽管身心俱疲,精神受伤,但他目前还不至于请求心理治疗师的帮助。不过他也强调,如果必要时,他也会毫不犹豫地找心理治疗师。

案情简单回顾:25岁鲁德有女朋友无数,但她交这些女朋友或是因为她们有妹妹,或是她们当保姆,因为他最大的嗜好是女童和女婴,他曾经通过这些女友性侵她们年幼的妹妹,或是女友当保姆时所照看的女童或女婴。

他以交友为名性虐多名十几岁的少女,甚至引诱她们与狗或马性交。在其中一宗个案中,鲁德和女友曾策划用药诱奸该女友12岁的妹妹;在另一宗个案中,鲁德涉嫌性侵犯他一名女友所照看的2岁女婴。

鲁德自己也承认,即使在羁押期间他每周都至少两次想到幼童,而当沉迷于狂想又不能自拔时,他最后只好以手淫方式来解决。

鲁德于2013年被捕,随后被控多达100多项与性侵有关的罪名,最后法官判其中34项罪名成立。

女陪审员:因8岁女童奸杀案接近崩溃



一名不便公开身份的女陪审员因参与8岁女童奸杀案的审讯,其精神大受打击,接近崩溃,后来患上PTSD,甚至企图自杀。她已经向安省上诉法院提出上诉,称自己也成了案件的受害人,理应获得精神赔偿。

安省上诉法院下月将对上诉进行审理。

案情简单回顾:发在2009年4月8日,地点在多伦多西面的 Woodstock 市,时年8岁读三年级的维多利亚(Victoria Stafford;下图2)放学回家,被本案另一名主犯麦克琳迪(Terri-Lynne McClintic;下图左)诱拐上了其男友拉弗提(Michael Rafferty;下图右)的车。两人把开车至郊外,先将女童强奸,然后用铁锤击杀,并用垃圾袋裹尸藏于荒野。
 
6_1U42RN6_1.jpg

 
6_10195G39.jpg

 
一个月之后,麦克琳迪和拉弗提双双被捕并被落案起诉,但两人都拒绝透露藏尸地点。直到当年的7月19日,麦克琳迪主动认罪,并带警方到该市以北100多公里的一个人迹罕至的农地挖出维多利亚的尸体。法医报告称,受害人的肋骨有16处骨折,内脏受伤,头骨破裂。主犯之一的拉弗提三年前先被陪审团裁决其一级谋杀、绑架及性侵造成身体伤害罪名成立,后被安省法官判处终身监禁、25年不得保释。就在昨日(24日)他的律师向安省上诉法院提起上诉,称法官在判决中有错误,希望重审;但法院认为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在几个小时之后就将上诉驳回。国际知名法医精神病学家:坦承自己患上PTSD

加拿大著名法医精神病学家 John Bradford博士公开承认,他在为臭名昭著的系列性侵杀人犯、前空军上校威廉姆斯(Russell Williams;下图右)进行评估之后患上了PTSD。

这位博士说,他在观看威廉姆斯性侵两名妇女的录像之后就精神崩溃了,难受的感觉持续了好几个月。最后这名医生兼专家被确诊患上PTSD,不得不找别的医生接受心理治疗。

案情简单回顾:威廉姆斯承认,自20多岁起他开始迷恋并偷盗女性内衣。2007年44岁的他闯进他人住宅,穿着偷盗的女性内衣自慰并拍照。他从偷盗女性内衣的行为,最终升级到性侵犯和杀人。

2009年11月24日,威廉姆斯带着电筒和摄像机等作案工具潜入女军人科莫(Cpl. Marie-France Comeau;下图中)下士家中,结果他们在地下室不期而遇,科莫下士毕竟受过军事训练,她一边拼命喊叫,一边与手持工具的冷血杀手搏斗,终究力尽被制服。不断挣扎的女兵被胶带固定成婴儿的姿势,任由色魔多次施暴并拍摄。这个坚强的女性最后苦苦地哀求,但威廉姆斯对她的苦苦哀求置若罔闻,用水管胶带封着她的口鼻,任她窒息至死。

和科莫下士不同,第二名女受害人、27岁的劳埃德(Jessica Lloyd;下图左)为了不激怒暴徒,她尽力满足他的要求,甚至在下意识反抗后还向他道歉。但受害人的“顺服”非但没有换来这位冷血杀手的怜悯,反而让她遭受了更长时间的凌辱。威廉斯在劳埃德的家中将她多次强奸、拍照后,还把她带到自己家中继续折磨并施暴。

折磨劳埃德几乎整整一天,罪犯最后用绳索勒死了她。当晚,他还驱车赶回安省特伦顿基地(CFB Trenton)。次日,他还若无其事地驾军机载官员前往美国加州公干。
 
3_132U1b7.jpeg

 
安省只有陪审员才接受心理辅导

加拿大临床心理学家 Katy Kamkar博士表示,审案过程中,由于反复接触并经历血腥和暴力场面,相关人员多少都会受到刺激。不过在法官、检控官、律师及陪审员中间,他们各自的心理承受力是不一样的,在同一职业群中,也因个人因素有很大差别。

多伦多著名辩护律师John Rosen表示,各家法学院很少有意设置相关课程,让学生对即将面对的令人震撼的物证等有心理准备,或是学会处理这些场面。但也有很多人不在乎这些血腥暴力的东西,他们在工作完之后就将其忘掉,以免受其影响。

目前安省只有陪审员才接受心理辅导,这是在法官的要求下进行。不过上加拿大法学会(Law Society of Upper Canada)也有相关项目,为成员提供心理帮助,不仅包括法学院学生,也包括律师、法官、见习律师乃至他们的家属。
 
来源:加国无忧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问吧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