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岁留学生:年少的我爱冒险,却不知异乡生活的艰险。

0.gif

这篇文章来自于一位15岁的留学生投稿,讲诉了她刚到新加坡时经历的一些落差。可能这些冲突现在看来是年少不懂变通,或是文化差异导致的一些误解,但是那些委屈和困惑是真实而不可避免的,也正是这些感受让她有了思考和成长。
 
01

说实话,刚开始写这篇文章时,我下了极大的决心。这感觉就像把早已结了痂的伤口剥离开来,又像是把无数不愿提及的陈词滥调清晰的在眼前复述。其实过去的那些不愉快早已在时光流逝中淡化再淡化,而他们也早在我心底无形之中形成了一层坚硬的铠甲,让我更加淡然与沉着地去面对独自在外的生活。

我是以scholar的身份来新加坡读书的。当时在国内学习的成绩绝不算坏,初三时和省内最好的高中签约实验班,我本该十分满足。但初三时的状态是我整个初中最不好的一年,铺天盖地的压力向我袭来,600分满分的试卷,却有着要拿590分以上的魔咒。

 
QQ图片20161123094252.png

 
新加坡的奖学金项目是我高中生活的第二条路,这个选择虽然散发着机遇的诱惑,却也充满挑战和不确定性。为了万无一失,我需要同时准备中考和新加坡的招生考试,学习强度和压力相当的大,但现在的我也已经记不清那时的情景,只记得当时想要放弃却不允许自己放弃的不甘和倔强。

长时间的备考让我患上偏头疼,甚至在中考的第二天也发起了高烧。所幸的是,我顺利完成了中考,也在考完后的第二天,和妈妈踏上了早就计划好的去欧洲的行程,但整个旅行的过程中高烧的症状却一直没有退。

我还记得在罗马许愿池,我许下的三个愿望:重回罗马,中考成绩590,考上新加坡。中考成绩的愿望最先实现了。在查成绩的夜里,我从梦里惊醒,看见旁边母亲正在查着我的成绩。很庆幸——593.5。(btw状元是598大神……)

考上新加坡的愿望也紧跟着实现了。当时旅程刚结束,发烧症状依然持续的我被医院确诊为肺炎。新加坡学校面试的时候,我依然在住院,却狠心拔掉了手上埋的针,然后去参加考试。结果是我顺利的拿到了四年的全额scholarship,成为别人眼中光鲜的天之骄子,心中也洋溢着对未来美好的期待和愿景。

 
02

现在回想,当初那么想去新加坡,有无数个原因。或许是习惯于追求与众不同,想要证明自己,寻找机遇和更大的平台。但同时也夹杂着丝丝逃避的意味,因为我憎恨中国的应试教育,经历过中考的我实在不想再经历一遍高考的痛苦。年少的我热爱冒险,却考虑不到独自离家的辛酸。

初到新加坡的两个月,我接触了全国各地的学长学姐,和与众不同的温暖。宿舍是第一个带给我温暖的地方,在电梯里,走廊里,不管认识不认识的人,见面都是一个温暖的微笑。

 
QQ图片20161123094305.png

 
手机里至今还存着第一个认识的学姐给我发的消息,初次见面的她给我发了很长的一段话,说:“到这边读书肯定有好多不开心的地方,无论是心理上的还是生活上的和我们讲都没问题。” 当时还喋喋不休地和母亲过叙述过学姐的热情,就好像隔着屏幕,我都能感受到她们心中的温暖。
 

Orientation的时候,宿舍的学生团体策划活动,拿着不多的budget,带着我们走遍新加坡的地标。那是我第一次逛这个陌生的城市,也是第一次认识来自世界各地的同学,这感觉就像是从小溪奔涌而下汇入大海,见识到了前所未有的广阔和精彩。
 
03


两个月后,我们开学了,中三,插班。虽说中三年级同学们会重新分班,但那时本地的他们好像已经有了自己的小团体。新加坡对中国人的态度似乎并不友善,过度的移民已经影响了他们的正常生活,尤其是我们这样的scholars。这点我完全可以理解,"你们拿了我们的钱读书,抢了我们孩子的上学名额,还要抢我们的工作?"

开学之前的camp奠定了我对新加坡一切不满的基础。本地同学们要小我们一岁,似乎思维也比我们幼稚了不少。我记得同学做完饭以后,把饭盒推给我刷,他们似乎已经习惯了指使别人做这做那。在又湿又潮的帐篷里,外面下着雨,我完全不能理解他们的思维模式。

 
QQ图片20161123094315.png

 
印象最深的一幕,班级同学坐在一圈盛饭,旁边一个本地妹子刚刚盛完,边吃边和我闲聊,等我盛过饭后,理所当然的以为已经可以吃了。就在我刚吃了一口时,离我很远的一个女生大声叫了我的名字,用蹩脚的中文对我喊着说,别人没有吃,你不可以吃。整组的同学都看着我的方向,我惊讶的看了一眼旁边的本地女生,她的勺子还没有放下,也没有任何表示。

camp回来,我和室友大哭了一场。听她讲,因为野营中有两个人划船的训练,室友生理期不可以下水。她事先已和监护人打好招呼,监护人也同意她不下水。可男教官不通情面,硬把室友往并不干净的海水里推。两个人僵持了将近半个小时,十五岁的女孩胆子又不是很大,只是支撑着不要哭出来。最终她还是做了水中的训练,海水很凉,没过她的大腿,当天她返回营地时看到我,眼圈刷一下就红了。


我不想把这些事情上升到歧视的层面,但文化的差异,身体素质的差异都使初来乍到的我们显得格格不入。我还记得遇到的一位体育老师,刚参完军,来学校实习。我一向表现的乖巧,所有动作都按规定完成,这个老师对我还算客气。可在别的scholar同学的班级,有许许多多女生装病不跑步,一次中国同学腿受伤,无法快跑,在跑道中间体力不支时走了两步,于是中午的时候,我单单看到这个同学被老师罚跑步。新加坡的太阳本就如蒸笼,更何况是中午,又更何况犯错的那么多,被罚的只有她一个,这委屈我实在不用赘述。我清楚听到,体育老师和本地同学调笑时,口无遮拦的说出的"fuck scholars"。

04


相信会有人说这些琐事有"比惨""博同情"之嫌,本来在青春期就容易对事物敏感,加上习惯了国内环境的过分保护,不免对新加坡的一些规矩感到不适应。

这样的道理当然明白。初来的憧憬与说不出的委屈,奖学金的荣耀与异乡人的隔阂,在我的心中划过一个巨大的落差,让我一时间不知所措。可我也明白,有些事情当下会让心里波涛汹涌,即便过去了也常泛起涟漪,但只有真正能平静回忆时,才算成长了。


QQ图片20161123094329.png

 
我无法一竿子打死,说我遇见的都不是好人。我自然遇见过,听我用不熟练的英语讲无趣的笑话,还假装笑的特别开心的巴基斯坦女孩;也有主动多给我留作业,一点一点帮我认真批改的英文老师。

我在地铁上遇到过冲我大吼,在我无意间喝了一口水时大声责骂我的Uncle;也遇到过妆容精致的,指着我身后的座位提醒我坐下的老奶奶。(新加坡地铁里和bus上不可以吃东西和喝水)

我遇到过冲我冷脸的门卫大叔,也见到过每次逗我笑,哄我开心,主动帮我收拾房间的保洁阿姨。

 

就像一栋楼里,住着热情温暖的老师,也住着爱挑毛病,爱讽刺人的宿管阿姨。
 
 
05


可人和人本来就是不一样的。就是你做的再好,都总会有不喜欢你的人。过去的我总想着表现得友好一点,这样就可以避免不必要的矛盾。但是现在才意识到,并不是你戴着一副通情达理的面具,就可以让所有人都喜欢你;反而会有人觉得你好说话好欺负。

我们每个人心中的控制欲无时无刻都在作祟。平白无故的排挤也好,文化差异下的误解也罢,我们总想着避免这些情况,希望每件事按照我们的期望中的样子发展下去。然后很多时候,就算我们倾尽全力,也无法得到所有人的赞赏。在精心准备许久,抱有无限期待之时,则往往事与愿违。

于是,我开始学会设身处地在他人的位置着想,相信每一个人都是善良的,只是有着不同的立场和视角。我也不愿揪着往事来怨恨这个世界,因为除去那些不美好的人和事,这个世界剩下的就全部都是美好呀。

我开始慢慢接受有一些事情就是我无法控制的,我能做的只是尽自己所能做该做的事情。至于那些让我耿耿于怀的委屈和不甘,我会心怀感激的将它们封存,感激它们带给了我成长的感悟,封存它们以便腾出记忆里的位置留给其他美好的人和事。

 
QQ图片20161123094609.png
 

来源:留学心理程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问吧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