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小事反映出来的阶级固化现象,令人深思

两个让我印象深刻的例子,使我清晰地感受到了中国的阶级固化现象。

我们国家博物馆平时应上级部门要求,负责给北京市的中学生上课外历史课,所以全北京市所有中学我们讲解员都接触过。有一次,北京东郊的某个中学来国博上课,因为他们学校离市区非常远,所以比预定时间晚到了一个小时,可是这个迟到的学校到了博物馆以后,老师上来提出的第一个要求就是要提前一个小时返校。这样一来,这个学校真正的学习参观时间也就不到20分钟,正常学校的参观时间应该是2个小时20分钟的。

我很惊讶,就问带队老师:“您为什么这么着急回去?”

这学校老师说了一个牛逼至极的理由。

他说:“学校订了营养餐,送餐公司如果多等一些时间是要多收费的,我们必须得按时赶回去吃营养餐。”

这句话一瞬间就让我深刻地体会到了什么叫 “价值取向。”

在“按时吃营养餐”和“到国家博物馆上专题课”之间,这个学校认为前者要比后者有价值的多。

那么这种价值取向的学校给我留下的是什么印象呢?这个学校里的学生在基础知识和表达能力上非常糟糕,以至于我们有的同事后来回办公室抱怨说,这学校初二学生的表现简直差到了无法正常教学的地步。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北京东四附近的某著名重点小学,这个学校也曾经组织小学生来国博上课。他们的课程并非上级部门要求,纯粹是学校自愿的,说是要拓展学生的视野和知识面。

这学校的小学生是什么水平呢?

我给这些学生上课的时候问他们一个问题:“小朋友们,北宋之后是哪个朝代呀?”我希望引导他们说南宋,进而引出岳飞抗金的故事。

结果有一个小朋友说:“伪楚。”

……………………….

这是当时女真人在把北宋政府一网打尽之后立的一个傀儡政权,因为存续时间太短而且没有合法性,所以在历史中几乎没有存在感。除非是抠过这段历史,否则根本就不太可能知道这政权。

当时我就脑门子冒汗,但是强掩笑容说:“啊,那你说说为什么是伪楚呢?”

小朋友说:“因为张邦昌登基是在三月,赵构登基是在五月~”

听罢此言,我脑门子哗哗冒汗,哗哗地冒汗,呲牙说:“你真棒。”

那天那个重点小学的小朋友们(五年级)给我留下了极度深刻的印象,他们的知识,眼界,表达能力全面碾压之前那个中学初二的学生。

还有一个细节形成了更剧烈的对比。当时我看时间,已经快过了饭点了,就说:“同学们,快过饭点了,咱们先去餐厅吃饭吧?(国博内部餐厅)再不去的话,餐厅关门就吃不上午饭了。”

那个带队老师回头问那些孩子:“你们是去吃饭还是继续上课?”

所有的小朋友都无一例外地高喊:“继续上课!”

带队老师回头看着我一脸歉意地说:“老师,真对不起,孩子们下午和晚上还有其他的课程,怕是来不及吃午饭了,能不能麻烦您继续给同学们上完课?您喜欢吃什么?我去帮您把饭买好。耽误您吃饭,实在是对不起,我们一个星期才能来一次国博,确实不容易,您原谅我们。”

我听完这话,不仅不觉得饥饿和辛苦,反而备受感动和鼓舞。非常开心地为同学们上完了剩下的课程,整个过程中,那些五年级的小朋友和我互动的非常好,什么课堂纪律之类的事情我根本就无需费心。那些孩子的素质简直好的没边了。

我说的这个重点小学,如果说出名字来北京人没有不知道的。

这学校里的学生家境优渥,家长大多是社会精英,学者名流,政府官员,驻外使节,企业高管。

成百上千个精英家庭将自己的孩子送到这所学校里,而这些携带着各个家庭的气质,资源和价值取向的孩子们又在这所学校里形成新的共振。

优越的家庭环境使得他们不至于局促于眼前,而是把精力放在了更长远的积累和沉淀上,做出了在更大时间尺度上的正确选择。

如果仅仅拿一个精英家庭的学生和普通家庭的学生做对比的话,可能会有失偏颇,但是如果把两个学校的学生放在一起对比的话,那种大数据量体现出的倾向在感官上是显而易见的。

我也不怕招人烦,说句特别俗气鸡汤的话,一般家庭的孩子要是能在阶层上实现翻盘,那都算得上是人中龙凤了,而精英家庭家的孩子,他们仅仅做到不搞砸了就已经能在上层了,可他们不仅没搞砸,还往往做的更好。

各方合力使得这些精英家庭的孩子在人生刚刚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展现出超凡的优势,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相对于普通家庭的孩子的优势是会扩大还是会缩小呢?

这个社会的阶级会不会进一步固化呢?

这恐怕就是我们每个人都要扪心自问的问题了。
 
(来源:知乎)
 
是这样,不搞砸就已经赢在起跑线了……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大部分时候真的是这样。
已邀请:

推阿婆落水

赞同来自:

这不是阶级固化,这是原本就会存在的阶级差别……最典型的就是瓷器专家研究半天,溥仪掀掀眼皮就说假的,因为和我用的不一样。

懂事女大学生

赞同来自:

所以某些要求什么取消英语课的人也该清醒了,一旦学校取消这门课,阶级间的差距会进一步加大,学校的课程是教育的最低标准而不是最高标准,这个最低标准越高,阶级差距才越小,因为这个标准再怎么降低,精英教育的高标准也只会更高。

胡阿尤 - 吓大的

赞同来自:

我们以前班主任想尽办法给我们弄到一切可以给我们开眼界的东西,甚至到不择手段的地步,比如我们生物老师长得很漂亮,她忽悠了生物老师的很多追求者让我们免费去植物园珍惜动物馆甚至去参观一些私人收藏........

追着夸父日

赞同来自:

说真的,这个跟物质水平有太大关系,重点小学里的大部分的都是生活水平十分优越的,完全不用担心平时开销,所以教育小孩提在了首位。但一般家庭的让孩子吃饱健康长大最重要,后才是读好书之类的……好比你看当今有较文化生活追求的绝大部分都是生活无忧的人,一般收的每天努力赚钱何来文化上的追求。

居委会热心大妈 - 骚年,你听说过安利吗?

赞同来自:

精英家庭出的孩子,懂礼好学才是常态,熊孩子是少数会被排挤,久而久之熊孩子会非常少,而穷人家的孩子,懂礼好学的才是少数,一旦优秀反而会被排斥,严重的还会被家里人冲击三观,优秀的孩子自然越来越少。

乡亲们的希望 - 你很棒!

赞同来自:

想起曾经给一个农民工子弟学校上课,全程几乎是每三分钟维持一次课堂秩序,不断有孩子打闹说话,班主任在场丝毫没有作用。后来又去到一个大学的附属小学讲课,孩子们全程十分认真听讲,就连课后也不断围过来希望学到更多。不是歧视,只是感慨。

阿初 - 故国市街,人都陌生,一阵阵风全是往前的风

赞同来自:

“一个大蛋糕平均分,总有人觉得不公平。一个大蛋糕让强者自己抢,剩下的渣渣做成社会福利分给抢不到的弱者,大家都满意了。” 阶级固化的后果是,弱者的孩子连抢的权利都没有,社会福利让他们觉得,吃点渣渣就挺好的。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问吧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