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了国了?加拿大10万人被列恐嫌禁飞名单

大家也许还记得万锦6岁男童 Syed Adam Ahmed (下图)多次被拒绝登机的事情。第一次是在2016年元旦那天,由于当日在美国波士顿举行一年一度的NHL(北美国家冰球联盟)的冬季经典赛( Winter Classic ),这对父子订好机票后到多伦多皮尔逊机场登机,令他们想不到的是,在过安检时,随行6岁男童被拦下,不能登机。

想不到这个事情又发生一次,同年3月,男童父亲向 CBC 新闻网 证实,他们一家人计划到阿省参加亲戚的婚礼,但网上办手续并预定座位时却遭拒绝,原因是他6岁儿子的名字仍然在所谓“禁飞名单” (the no-fly list)上!

根据西安大略大学(University of Western Ontario)两名三年级学生的专门研究,被错误列入联邦安全部门“禁飞名单”上的加拿大人不仅仅是这名年仅6岁的男童,也远不止2007年就有的2,000人,保守的估计就有100,000之多! 
 
3_140HVQ.jpg



加拿大的“禁飞名单”问题多多

所谓“禁飞名单”最初还是美国人的发明,主要是911之后,美国人被恐怕分子利用客机从事恐怖活动搞怕了,因此想出禁止恐嫌登机的点子,加拿大和美国定有航空安全协议,因此也照葫芦画瓢,弄出个美式的“禁飞名单”。

但加拿大“画虎不成反类犬”,为了节省开支,弄出个漏洞百出的“禁飞名单”,令不少家庭困扰不已,上述万锦6岁男童只是其中之一。
 
3_134JO54.jpg


实际上加拿大“禁飞名单”问题多多,最关键的问题是,只有孤单单一个姓名。你想天下同名同姓的有多少?人家美国的名单,不仅有姓有名,还用大量其它信息来“校正”,或者至少可以作为参照,比如生日,性别,出生地等等,这就大大减少“禁飞”过程中把对象搞错的可能性。

联邦公共安全部长Ralph Goodale的发言人Scott Bardsley既没有否认是否有100,000加拿大人误入“禁飞名单”的说法,也拒绝提供准确数字,或许这是加拿大的国家机密?

17名部长128名国会议员呼吁解决问题

说到解决问题,其实很简单,那就是更新电脑数据库。联邦公共安全部长Ralph Goodale曾在去年提议,拨款$7,800万更新电脑系统的数据库,但联邦财长莫奈舍不得花这笔钱,立马将这个建议给否决了。

由于民众反弹强烈,就连自由党自己的内阁部长都坐不住了,而代表选民的国会议员更是积极,要求杜鲁多政府尽快解决问题,目前至少有17位内阁部长和128名自由党国会议员力推政府尽快更新数据库,支持这个动议的也包括联邦保守党,NDP以及绿党的国会议员。

但公安部长Ralph Goodale解释说,解决这个事情不是大家所想的那般容易,首先得要修订安全旅行法(Secure Travel Act),然后再一步步地更新电脑系统。而更新这套电脑系统的成本非常高,前5年要花$7,400万,随后每年还要$1,200万。待数据库更新之后,系统会为那些与政府“禁飞名单”上同名的人提供一个特殊号码,后者拿着这个号码去办手续登机就不会再有问题了。

这位部长还说,政府已经修改规定,航空公司在接受旅客登机前,将不需要重复检查未成年人的个人资料。此外,作为过渡措施,如果乘客与政府“禁飞名单”上人同名,可以在机场的柜台说明情况,只需要耽搁10-15分钟,就可以放行。

但有乘客Amber Cammish抱怨说,她4岁女儿Alia Mohamed在温哥华机场登机时,与柜台职员交涉了45分钟才算搞掂,远远超过这位部长所说的最多15分钟。
 
来源:加国无忧
已邀请:

曲曲哥 - 路漫漫心匆匆

赞同来自:

为了掩盖官僚主义、敷衍了事和效率低下,更是为了掩盖捉襟见肘的财政困局,在真正关系到人权的问题上装疯卖傻,装聋作哑,知错不改。为了一点臭面子,遮遮掩掩,避重就轻,这就是加拿大政府的真正货色(不管那个党执政)。
这个国家最最当之无愧的,就是“伪君子”这个称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问吧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