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未学会用剑,转身已是江湖

朋友跟我说自己是个感觉很迟钝的人。

摔倒了不觉得痛,扎针时不觉得疼,生理上如此,感情上就更是这样。

所以高中毕业那天,无论是校长泪洒全场的国旗下

讲话还是同学行色匆匆地收拾书包,都没有让他感觉到离别。

真正让他对离别有了痛觉却是因为一件很小的事。

事情发生在散伙饭结束后的KTV,老师同学都在。

那时候该讲的客套话都讲完了,大家也都放松了许多,三三俩俩聚在一起,喝酒的喝酒,打牌的打牌。

他听了俩首歌烟瘾犯了,揣着裤兜就往厕所跑。

结果刚出门就遇见了语文老师,一米八的大高个儿,靠在拐角抽烟。

俩人四目相对,尴尬了好一阵儿。

老师说:“抽烟去吧?”

他赶忙嬉皮笑脸否认:“没有没有!”

语文老师也没表情,把头低下去,窸窸窣窣摸了根中华,递给他。

他倒有点不好意思了,一边笑一边狗腿地接过去。

然后还乐呵呵装模作样地点烟,结果点着点着就哭了。

所有关于离别的惆怅海涌而来。

那根烟的意义在于:曾经明令禁止你触犯规则的人,亲手把放纵的权利交给了你。

好像在说,从今天开始,你们长大了,我放心地把未来全权归还给你。

但同时,你们将来会遇到的所有困难、挫折、跌落谷底,我都再也,无能为力。
 
 
201303181654257813.jpg

 
微博@姓氏乔
已邀请:

lyui

赞同来自:

我已经忘记了我毕业时的感受了……

居委会热心大妈 - 骚年,你听说过安利吗?

赞同来自:

我已经忘记了我毕业时的感受了……+1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问吧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