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啃老的年轻人都是有难言之隐的。

一年前考研失败,我查出尴尬的分数,立即放弃了二战和出国,准备找工作。

叔叔在电话里劝我,再考一次吧,家里也不需要你这么早赚钱。

我坐在第三极大厦 11 层的休息台,看着银行卡里不到 3K 的存款,知道自己撑不过一年,回答他:

“我是没有这种资本的。”

因为,父母很早就说清楚,毕业后不会再给我任何形式上的资助。

因为爸妈离异后各自有了家庭,我很小就知道“一切只能靠自己”的道理,也时常提醒自己:你不是一个拥有后路的人。

但难免,有时会羡慕有家庭支持的朋友,想做什么就去做。就算偶尔走错路,也有足够勇气拐回来。

说实话,要是有啃老的选择,谁会放弃呢?

(注:对于”啃老“的定义各人不同,我们这里指的“啃老”,是指在成年后仍能借助家庭资源)
 
WeChat_Image_20181116134959.jpg
 
我没有,
“不开心就不要做咯”的资格。

@Nini
商务,23 岁

前些日子去拍片子,一个很有名的艺人问我,你如果不做商务的话,想做什么?

那一刻,我才意识到自己一直是想要去念艺术的。但那是一项昂贵的爱好,我清楚自己负担不起。

不像我一个好朋友,研究生毕业后,还能跑到国外很有名的料理学院上学,纯粹因为喜欢。

和前男友分手前,有一段时间因为工作不顺心,我常向他诉苦。他总一脸无所谓:“不开心就不要做咯。”

他不懂,我没有那种撒娇任性的资本。

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离异,法律上我归父亲,但他除了给我充过一段时间的 Q 币,再没给过一分钱。我一直跟着妈妈生活。

每次家族聚会,都会被一些长辈叨唠:“女啊,你生性啊,以后你阿妈指望你噶。”(注:粤语“生性”=懂事)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也很努力地去扮演一个能让我妈在人前笑开花,挺直腰杆的角色了。

妈妈长得很美,性格也烂漫天真,吃过的苦好像都没能破坏她的美貌与眼神。最近她要来我工作的城市看我,我一手包办了吃住行程。

朋友感叹:“怎么都是你掏钱,你不会跟你妈撒娇说自己才成年,然后花她的钱吗。”

不是不会,更多是不敢吧,怕她会愧疚。

她好像一直难过于没有给我一个健全的家庭,我也习惯于照顾她。

会赚钱后感觉跟妈妈的关系颠倒了过来,她变得更依赖我,带着孩子气,乃至于对我愧疚小心翼翼。

说真的,我宁愿她更心安理得一点。
 
WeChat_Image_20181116134955.jpg
 
 
我妈给我准备的嫁妆,
都是我姐姐的钱。

匿名
信息化项目经理 ,26 岁  

今年是我工作第四年,刚贷款买了房,一个 37 平的小房子掏空了我所有积蓄,还背了外债。

可即使如此,我也没有开口问家里要一分钱。

很早前,我就知道妈妈给我准备了 30 万嫁妆,但我不想要。那是牺牲了我姐姐的钱,我怎么下得去手。

我出生在一个澳门福建家庭。家里有 5 个小孩,只有一个男孩,我是老小。

大姐二姐出生没多久就病死了,家里那时还在福建乡下,没钱治病,甚至户口也没给她们上。

等到三姐出生时,婆婆一看又是个女孩,气得直接把妈妈锁在门外,让她回娘家坐月子。

因为叔叔家(爸爸的弟弟)有三个儿子,婆婆就对嫂子各种疼爱。而我妈,为卧床的她擦屎换尿也换不来一句好话。

从小,我就是一个男人婆样子,凶起来连男孩子都敢打,喜欢的东西也都是男孩才爱玩的。

很小的时候,我就意识到爸爸更喜欢儿子。

初中有一次参加机器人比赛,我获得了一等奖,高兴地跑去过向父亲“邀功”。没想到,爸爸深深看了我一眼,说:“要是你是个男孩子就好了。”

现在想来,我自小那么 man ,也许是潜意识里想多赚点父亲的目光。

三姐婚前是王牌销售,十年前就已经能月入 5、6 万。然而在妈妈恳求下,把赚来的 100 万全给了家里,供唯一的男丁结婚买房。

不啃老,是因为可怜这个家庭里的每一位女性。

一辈子被婆家欺负的我妈、我两个死去的姐姐、花光了钱给弟弟铺路的三姐。

以及,其实并没被期待出生的我。
 
WeChat_Image_20181116134951.jpg
 
 
啃老意味着,
让出掌握自己生活的权利。

@抱朴
法制记者,25 岁

在外人看来,我拥有一个完美家庭。但我这二十多年只做了一件事,就是逃离它。

生在北京,中产家庭,父母恩爱,一切都好。除了,让人窒息的控制欲。

他们在我高三报考志愿时,花费两天两夜来劝我一定要报医科。

我填报了一所知名文科类大学,他们觉得我考不上,勉强允许我把医科类大学放第二志愿。

我从没考得那么好,超了 50 分考上第一志愿。但也从没见过父母那么失望。好成绩出来,高兴的却只有我一个。

妈妈仍不死心,念念有词:“没事,毕业了也可以去报考卫生系统。”

而填完志愿的那一刻我就暗暗发誓:我不要走你们铺好的路,也不会过你们眼中的美好生活。

所以从大一下学期有稳定收入起,就不再拿家里一分钱。

保险推销、家教,剪辑编辑……每一个假期排得满满当当,就是不回去。毕业后,也和我北漂的同学们过一样的生活,为租房和搬家发愁。

我能明显感受到,父母发现我能独立后的恐慌。

每次打电话来,妈妈总翻来覆去那两句话,说我小时候多听话,走他们安排的路多舒服。还硬要塞钱,发现我不收微信红包,就直接支付宝转账。

可我会固执地再转回去。就是想向他们证明,自己有能力靠想做的事情,活得很好。

我也并不羡慕能啃老的人,毕竟这意味着在享受的同时,也拱手让出掌握自己生活的权利。
 
WeChat_Image_20181116134946.jpg
 
 
离开父母的资助,
我还能活下去吗?

@阿吉
待业,22 岁

我就是那种能光明正大啃老的人,独生子女。全家独宠,一人吃饱全家开心,一人吃不饱全家补贴。

但其实,看起来光明正大的啃老要背负着更多无形的压力。

考研失败后,我就一直在家待业,准备考雅思出国读书。别人都说羡慕我的状态,吃住在家里,父亲还按时按点给生活费。

可只有我自己知道,父母用钱圈起来的负罪感有多要命。

毕业后,朋友们该工作的工作,该深造的深造。只有我,夹在一个不上不下的位置。

白天,他们去上班,我一个人呆在家里复习,有时控制不住地刷英剧、刷淘宝。整夜整夜失眠掉发,怀疑自己是不是根本没法离开家乡。

因为长久活在一个真空的环境里,我根本摸不清自己的能力到底是什么水准。常常在想,离开父母的资助,我还能活下去吗?

第一次考完雅思后,我决心离开舒适圈,自己南下找了一份实习,半工半备考。工资很低,东拼西凑借了 1000 块勉强度日。毕竟借朋友是要还的,想给自己一点人工压力。

刚过去的双十一,我已经开始消费降级了,护发素都只买蜂王。

虽然辛苦了一点,但我想知道,只凭自己的能力,到底能不能闯出来点什么名堂来。
 
WeChat_Image_20181116134943.jpg
 
最后。

读者@居老师的小可爱说,“我只有努力做到最优秀的那一个。说得刻薄一点,是要让所有人都认为把资源给我是最合理,最有效的。”

做一个投资回报率高的人,才能心安理得花投资人的钱。这样看来,想要安心啃老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当然,“没有后路”也不是件坏事。它能让人提前触碰到成人世界最尖锐的一面,然后在每一次的自行抉择中,迅速地成长到足以长期对抗生活的形态。

没有助力的人,可能走得难一些,慢一些,但同时也踏实一些。

那样的安全感,就不再是来自那根你天生的基因脐带,一头牵着尚未成人化的你,一头牵着已经逐渐老去的父母。

而是,在你走过那些大大小小的泥坑里,每一步,你自己踩下去的脚印。
 
WeChat_Image_20181116134937.jpg
 
 
文章来源:我要WhatYouNeed
https://mp.weixin.qq.com/s/7FFHB9UMm7_DQgvB-RzBkg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问吧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