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你这张脸,能赚很多钱” | 这 5 个拿美貌换钱的女孩失去了什么

Sayings:

今天的文章是我的同事旋子写的。

因为听了一个女主播的亲身经历,她开始深入了解这群“靠美貌赚钱的年轻女孩”。

过去一周,旋子跟其中的 5 个女孩聊了聊她们的故事。

看完后觉得,仅仅靠美貌,真的赚不到什么钱。因为美貌只是门槛,背后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代价:

“靠直播自己整容开刀来涨粉。”
“不敢睡。一想到我睡了别的主播还在线,就害怕。”
“鼻子切开了,医生告诉我要加钱。结果背上 20 万贷款。”
“跟粉丝谈恋爱,谈到最后发现只是交易。”
……



我看了下今年最新的调查数据,中国网红粉丝总数达到 5.88 亿人。

而去年新华网的《95 后的谜之就业观》调查里,接近一半的 95 后选择不就业,而在这些选择不就业的人中,54% 的 95 后向往网络主播,想当网红。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把这当成一种刺激的、新兴的职业选择。

“能靠抖音轻松挣钱,为什么我还要读书?”
“三观比不过五官。”
“苦读十年,不如对着镜头瞎聊一天。”



我担心,大多数人对这份工作真实、具体的样子并不了解。

它真的能让你快速过上想要的生活吗?

在这件事上,我找不到比茨威格那句话更准确的回答了:

“所有命运赠送给你的礼物,早就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那个男孩给我转了 13140 元,我以为他喜欢我” | 我跟这 5 个女孩聊了聊美貌的价格
作者:旋子,Cassie
插画作者:chengchenna
 
WeChat_Image_20181217103520.jpg
 
你可能不知道,女主播赚钱不是靠粉丝刷礼物,主要靠金主。

我的朋友薇琪今年 26 岁,已经在深圳做了两年主播。

她有很多自己的“守护”——这是她们对那些经常给自己大额打赏的人的称呼。

“我们其实依靠的根本不是你给我刷个火箭、我给你刷个跑车的‘零星流量’,做大做久的都有自己的‘守护’,说得难听一点,就是金主。

巅峰时期,她每个月的打赏加广告分成收入超过 10 万

今年,她用做主播赚的积蓄回老家买了房,15000 一平,她买的 60 平的小户型,总共 91 万。全款买的。

然后她彻底辞掉了这份工作。

这个行业确实门槛低,来钱快,但做的越大,赚的越多,越不自由。

有 3 个月她几乎天天失眠,得了睡眠恐惧症,因为“一想到我睡着后其他主播还在播,我就害怕。”

她每天都必须维持一种很嗨的、充满聊天欲望的状态,持续 10 多个小时,焦虑又疲惫。终于扛不住了。

现在她在老家和亲人一起生活,她说:“我觉得永远有比赚钱更重要的东西。”

但这样的话,可能也只有已经赚到钱的人才敢说。
 
WeChat_Image_20181217103516.jpg
 
对更多人来说,快速赚钱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是最重要的事。

一个女孩跟我说,在这一行里根本找不到家境宽裕出来的女孩。

@樱桃:想离开农村,去大城市赚钱过上更好的日子。


樱桃 23 岁,老家是安徽农村的。职高毕业,在一家工厂做车间女工,一个月 3000 多,加班一个小时 12 块钱。

她邻居家的一个姐姐在北京做主播。

“她每年回家,穿的衣服看着就很贵,还给父母不少钱,很羡慕,我觉得自己长得不比她差,也能行。”

到北京后,她进了一家包吃包住的直播公司。一个 7 平米的房间做直播,睡觉就打地铺,保底工资 2000,其他靠打赏分成。

@Tina:爸妈离婚,各自又有了家庭孩子,我得靠自己了。

Tina 今年大四,做主播一年,想赶紧独立。

看到学校附近的电线杆子上招聘主播的小广告后,她从新疆来到北京。

她公司的老板,之前是一个四川厨子。

@Athena:别人都越过越好,我还在给家里填坑。现实版樊胜美。

Athena 是这几个女孩里学历最高的:金融学硕士。直播是她的兼职,正式工作是外企财务。

身边的朋友说她读书到这一步,没必要再去靠脸吃饭,她说没办法:

“哥哥结婚买房逼我拿出 20 万,毕业 3 年的积蓄一夜之间只剩下 3 个月的房租钱。

做直播一开始觉得对自己是一种“轻怠”,但 28 岁后,我突然意识到,长得还行可能成为我唯一跨越阶层过上好生活的杠杆了,换句话说,脸就是我的捷径吧。”
 
WeChat_Image_20181217103512.jpg
配图来自电影《狼狈》

年轻人争先恐后地进入这个圈子,她们大多是 90 后、95 后,甚至 00 后。收入往往远超和自己同龄的上班族。

靠美貌赚钱越来越能被大众接受,但这背后的代价是什么?

她们入行时,都根本没想到。
 
WeChat_Image_20181217103509.jpg

第一个没想到的就是:大平台都要求主播自带流量。

干了这个工作,你基本就处于“全天拉客”的状态。


樱桃的直播记录里,第一个“爆款”是她直播自己整容的全过程。

刚开始她每天都在想直播什么内容能火。焦虑得失眠、脱发、一脸痘痘,每次出镜满脸涂遮瑕膏。例假也不来了。最后憋出了这个点子。

从坐地铁去医院,换手术服,再到打麻药(局麻),她都在拿着手机直播,到了手术室把自拍杆架自己头顶上给大家讲解自己的手术感受:

“做下巴的时候是从嘴里把假体垫进去,怕血进到气管,医生一管一管的往外吸,那几分钟她的账号围观人数达到顶峰,接近 10 万。”

医院里没人阻止她,但大家看她的眼神,她一直都记得:都觉得这姑娘为了红疯了。

不到一个月,她有了第一批粉丝。

但即使你有 2 万粉丝,也不是你开麦就有 2 万人等着看,每天还是得一直拉客。

“需要你妆容精致,遮瑕当粉底,衣服既性感又不会引起平台风险提示,需要维持饱满的聊天欲,如果有几个男人同时给你刷礼物,务必要每一个都感谢到。”

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脑子绷着一根弦儿。其实是个体力活。樱桃每天下线第一件事,就是躺尸 1 小时,然后才有力气卸妆。

所以说,Athena 口中的“捷径”,根本不存在。
 
WeChat_Image_20181217103505.jpg
 
别以为大多数人都已经把网红直播当正规行业。

人们对待女主播,其实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谅解和宽容。

你选择了这个行业,你就要准备好承担很多人的偏见和眼光。

“毕竟你们是活在白天的,我们是活在晚上的。”
樱桃说。

她本来有个谈的不错的男友,那个男生知道她在直播后,直接把她拉黑了。

她也不敢跟老家的爸妈开视频,怕他们看到自己整容,在村里人面前觉得抬不起头。父母抱怨她不打电话时,她就给他们发红包。

而 Tina 则隐藏了自己的身份。同学会上大家问她找了什么工作,她都说是在一个培训机构当老师。

她每天把直播链接群发给固定的人,从来不转到自己朋友圈。

有次她不小心群发到了一个大学同学微信上,半小时后,她发现自己被女班长踢出了同学群,看到微信提示她哭了一场。

“有时候觉得不值得,失去的太多了。”
 
WeChat_Image_20181217103502.jpg

配图来自电影《狼狈》

薇琪很清楚金主们各有各的诉求,有的土豪只图开心,但有的花钱就是为了肉身接近。

曾经有一个她的“守护”要去北京玩,想让薇琪带上另一个做主播的姐妹一起陪他玩几天。

“当时他的原话是,只要人给他带过来,直接 15 万块进我账户。“

这样的诱惑比比皆是。你可以答应,但答应之后的事,谁也不能保证。

她之前一个同行姐妹,就因为私下见守护被人灌醉了,后来发现自己意外怀孕了。

拒绝那个花臂大哥以后,他骂薇琪 biao 子。那天她哭到夜里 3 点,第一次萌生退意。

“赚钱再多又如何呢?在一些人眼里,你还是娱乐工具。”
 
WeChat_Image_20181217103459.jpg
 
整容是入行要做的第一件事。但你决定整,你就得承担风险。

最小的风险是脸僵了,或者鼻子碰歪了。

最大的风险是,整垮了,毁了脸。

最意外的风险是,被骗钱。

Tina 是新疆女孩,本来挺好看的,也整了:

“这个圈子里很天然的美女好像并不太受欢迎。

只有变成整容脸玻尿酸脸,有了一丝「贩卖感」和「取悦的味道」,让观众觉得你在迎合他们,那些人才不会有心理芥蒂,才肯为你花钱。”
 
WeChat_Image_20181217103456.jpg
配图来自电影《狼狈》

@木木 就很后悔。高考失败后开了个直播账号当主播,之前做平面模特时认识的女孩,推荐给她一家医院,

后来她才知道对方其实是拿了回扣的。她做一个鼻子要 3 万,推荐人能得 3000 块。

做手术那天,鼻腔也从内部打开了,医生才跟她说,情况比较复杂,需要换另一种材料,算下来需要 7 万。

“我说我没有那么多钱,他(医生)说他可以帮我找人贷款。鼻子都切开了我不签字也没有办法,就这样我贷了 4 万块钱。”

术后木木处于歇业状态,还钱慢,贷款从 4 万变成 7 万,再后来是 20 万。她不敢跟家人说,只能去酒吧打工,暖场+卖酒。

“一口气喝 10 个纯威士忌shot就是 1000 块,晚上赚钱比白天多,看客人的满意和大方程度吧。”

17 年「佳丽贷」事件被曝光后,木木才反应过来,自己就是被这种公司和医院联合起来敲诈的。

这半年来她攒了快 10 万。

“只要我再努力一点,就能赶得上贷款滚动的速度,还完贷款,我想回到学校继续复读考大学。”
 
WeChat_Image_20181217103452.jpg

这种长得好看又有钱的主播女孩,更容易得到爱情吗?

事实是,大多数时候“以为是真爱,其实是交易”。


曾经有个男孩在 Athena 生日那天连着给她刷  10 个游艇。那天她账户上多了 13140 元。

“我都准备给微信号了,结果人家没来要……”

她的直播间里很多这样的“富二代”,从不缺钱,只求开心。 Athena 觉得她们很“单纯”。

以前她觉得:

“直播对我来说就像相亲,大家都是猎手。”

现在她觉得:

“有人给你花 1 万多,你就会想,啊,有钱人,喜欢我?

但其实在他们看来,也就你好看些,值得那个价而已。”
 
WeChat_Image_20181217103449.jpg

配图来自电影《狼狈》

她也和自己的“守护”谈过恋爱,不过没多久,就在对方的直播账户打赏记录里发现了另一个女孩。

那个男人说:“接受不了开放式的关系就别想再从我这里拿一分钱。”

Athena 从没敢想辞掉自己的财务工作,那是她的后路。

“我总是说不定明天就遇到有钱人啦,但其实我自己也清楚,根本不可能。

你过得了有钱男孩那一关,也过不了他们父母那一关。”
 
WeChat_Image_20181217103445.jpg
 
这几个女孩只是中国直播江湖里的粒子尘埃,更多的女孩,有更多欲言又止的秘密。

有女孩直接反问我:“接受采访有报酬吗?低于 1 万不接受。”

有个女孩由于集团最终还是不想说出来:“怕被挖,被人肉”。

写这篇文章时,我看到她朋友圈的最近一条动态是:

“不想活了,跳楼也没跳成,被爸爸从后面拦腰抱住了,可是我真的真的真的好想死。”

Tina 说,有心情出来聊两句的,起码都是过得还不错的,这个行业不是所有人都这样。

她的一个同事,刚去整眼睛失败了,现在躺在床上哭都不能哭,还得借钱去修复。
 
WeChat_Image_20181217103440.jpg

配图来自电影《狼狈》

《中国网红经济白皮书》显示,中国的网红人数超过 100 万,视频直播网红占 35.9% 。

新闻报道中,某直播平台直播节的前 30 名主播,身价超过 2.5 亿

最新的《2018 中国网红经济发展洞察报告》显示:选择做网红播主的女孩中,高学历越来越多。

不管是资本流向还是个人兴趣,当网红,做直播,给人的印象都是一种“高收益”的新兴行业。

但她们真的得到自己想要的生活了吗?很不好说。

它更像一个潘多拉的魔盒,在你打开它之前,你根本不知道你最后会得到什么。

有些人得到了想要的,但有些人付出的代价远超过自己的想象。

如果你想要选择它,你最好清楚你可能需要付出的代价。
 
 
 
文章来源:新世相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问吧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