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加拿大两剂接种率世界第一!超600万人不打疫苗:怕当小白鼠!

截至7月25日发文前,加拿大确诊总数增至1,426,131例,其中1,394,973人治愈,26,547人死亡,现有确诊4,611例。
安省今日新增172例!
↓ ↓ ↓

 
微信图片_20210726111744.jpg

微信图片_20210726111751.jpg

据Data in Our World数据,截至7月24日,加拿大的COVID-19疫苗接种率,无论是一剂还是两剂,都已经超越世界主要国家,稳稳坐在了第一的位置上。
 
微信图片_20210726111756.png
图源:Data in Our World


然而,对于加拿大来说,这一统计数据忽略了一个令人不安的事实:仍有超过600万加拿大人没有接种疫苗,这意味着今年秋季可能再出现一波疫情。

一直有人好奇,这些拒绝接种疫苗的加拿大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对此,CBC News采访了一些未接种疫苗者,带大家一起了解他们的犹豫。

 
微信图片_20210726111801.png

 
第一类人:不想当小白鼠

阿省居民Nadina Smith今年春天刚从师范学院毕业,即将踏入学校担任教师一职。这使她感受到了来自家人和朋友的压力,他们要她在秋季开学之前,赶紧接种疫苗。

Smith说,她研究了各种COVID-19疫苗背后的科学,最后对强生疫苗最为满意,因为这款疫苗使用的是更传统的病毒载体疫苗技术。

此类疫苗使用改良的无害病毒向细胞传递指令,从而触发免疫反应,已广泛用于预防流感等传染病。

加拿大早前订购了强生疫苗,并在几个月前收到了30万剂,但是并没有计划将它们加入疫苗接种计划中。联邦政府官员表示,各省和地区政府对强生疫苗没有兴趣。

Smith说:“我知道传统疫苗在研究中没有那么有效,但我对这种技术比较放心。我很乐意去接种这款疫苗。”

 
微信图片_20210726111807.png
图源:加通社


虽然辉瑞和莫德纳生产的mRNA疫苗在审查临床试验数据后被加拿大卫生部和其他监管机构认为是安全有效的,但是Smith认为,她仍然不愿意接受如此快速开发的疫苗。

Smith说自己并不反对疫苗,也不是对疫苗犹豫,而是仅对mRNA疫苗犹豫。她担心接种mRNA疫苗可能会对身体产生长期影响。

 
她说:“我们怎么知道这会对我们的身体产生什么样的影响?20年后我会拥有第三只眼睛吗?”

“我知道不会有第三只眼睛,这只是用来解释我的意思,而我的意思是,我们不知道这种疫苗长期的潜在结果是什么。”

“唯一能打动我的是,是否会有对COVID-19 mRNA疫苗长期影响进行某种研究。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问题,我不想成为‘小白鼠’。”

 
微信图片_20210726111813.png
加拿大反疫苗组织在多伦多 图源:加通社


据悉,mRNA疫苗会指导全身细胞中的蛋白质生产,以触发免疫反应并预防传染病。

虽然mRNA疫苗直到现在才上市,但mRNA疫苗的技术已经在人类身上进行了至少4种传染病的测试:狂犬病、流感、巨细胞病毒和寨卡病毒(Zika)。在这些测试中,尚未报告相应的mRNA疫苗有长期副作用。

30年来,研究人员一直在研究mRNA技术及其潜力。通过从美国政府和其他来源注入的数亿美元的紧急资金,辉瑞和莫德纳等公司将一项有前途的分子生物学技术变成了一种可用的产品,该产品已经帮助了全球数亿人民。

 
微信图片_20210726111819.png
疫苗生产场所 图源:路透社


第二类人:选择继续观望

安省爱德华王子小镇的退休人员Lorie Carty表示,国家免疫咨询委员会(NACI)和加拿大卫生部这两个机构有时会提供相互冲突的建议,尤其是关于阿斯利康疫苗的建议。

Carty在谈到联邦政府的卫生官员时说:“看起来他们似乎是坐立不安,试图弄清楚事情的真相,但是信息实在是太多了。”

她说她已经预约了疫苗接种,但是一直在修改时间,因为她还没有准备好。

“我并不是一个反对疫苗的人。我只是没有足够的信心。我们真的不知道长期影响。问题太多了,我每天读到的东西都不太一样。”

 
微信图片_20210726111825.png
图源:Lorie Carty本人提供 via CBC


第三类人:感染后有抗体 觉得没必要再打疫苗

Andriy Petriv是一名来自多伦多地区的长途卡车司机。他觉得,他和妻子在去年圣诞节后不久就感染了COVID-19病毒。虽然他们没有去接受检测,但是Petriv说他们有所有常见的COVID-19症状。

Petriv说,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他最近去做了一下抗体测试,看看他是否对COVID-19产生了免疫力。测试结果表明,他已经对该病毒产生了一些抗体。

他在接受采访时说:“既然我已经有抗体了,那我认为再打疫苗就没有什么意义了。在某些情况下,疫苗可能会有风险,鉴于我已有抗体,那我为什么还要冒险?”

“如果我必须接种,那我去接种。我不害怕疫苗,我只是不明白这一点。为什么要在我的身体里注入一些东西,来获得证书或是其他什么?如果我不害怕口渴,那我为什么要以喝水来取悦别人?”

他还说,他对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迄今为止,仅授予COVID-19疫苗紧急使用权,而不是完全批准,这一事实感到不安。据悉,这一过程有时可能需要数年时间,不过FDA已表示,全面批准即将到来。

健康专家坚持认为,即使是过去感染过的人也应该接种疫苗。然而,在一些地区,包括加拿大魁北克省、法国、德国和意大利,政府一直只给这类人接种一剂疫苗。

渥太华大学医学教授Dr. Kumanan Wilson说:“虽然人们会因先前的感染而获得一些免疫力,但是这种免疫力的持续时间和能力范围仍不清楚。”

“不确定感染先前版本的病毒而获得的抗体,是否会像疫苗一样强大,能够保护自身免受新的变种病毒的侵害。”

 
微信图片_20210726111832.png
Dr. Kumanan Wilson 图源:CBC


好消息是:疫苗接受度正在增长

阿尔伯塔大学护理学院的副教授Shannon MacDonald,在接种疫苗计划开始之前,就进行了一项关于加拿大人对COVID-19疫苗的接受度研究。

她发现,总的来说,绝大多数加拿大人并不完全反对疫苗。事实上,只有不到2%的加拿大父母拒绝为孩子接种疫苗。

在研究的一开始,那时对即将到来的疫苗还知之甚少,就已经有65%参与调查的加拿大人表示,一旦卫生部批准使用,他们将立即接种COVID-19疫苗。

自该研究发表以来,愿意接种疫苗的人数一直在稳步增长。

MacDonald教授说,说服疫苗犹豫者的最好方法就是向他们展示疫苗在预防感染方面的有效性数据。

 
微信图片_20210726111839.png
多伦多体育馆疫苗接种数破记录 图源:加通社


例如,在安省2020年12月14日至今年7月10日期间报告的40.3万例COVID-19确诊患者中,只有0.4%是所谓的“突破性病例”,即在接种第二剂疫苗14天后仍然感染。

在这7个月期间报告的所有病例中,接种一剂疫苗的人也仅占约4%。其余的确诊患者,全都没有接种疫苗。

反过来看,在安省至少接种一剂疫苗的1000万人中,只有不到18,200人感染了病毒,其中16,358人是部分接种,1,765人是完全接种。

同样地,在美国,疾控中心(CDC)预估,最近因COVID-19住院的人中,有97%没有接种疫苗。

MacDonald教授还说,极低的副作用也应该让犹豫不决的人相信这些疫苗是安全的。

根据加拿大公共卫生局的数据,截至7月9日,全加拿大仅报告了2,222起接种疫苗的严重不良反应反应。这仅占所有疫苗接种的0.005%。

MacDonald教授表示,第四波疫情可能会让那些不相信疫苗的人开始相信,最好还是要去接种疫苗。

“你也许不想看到疫情爆发后再感到懊悔,但是现实可能就是这样的。”

 
参考阅读:
https://www.cbc.ca/news/politi ... 15270

-END-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问吧APP下载